近 几年来,美国和俄国之间有不少冲突,例如在乌克兰的问题上

- -尤其是在克里米亚的问题上,在中东的问题上--尤其是在

  叙利亚的问题上,美国的立场和俄国几乎是针锋相对。再加上近来

    由俄国黑客介入美国大选而引起的风波,美俄关系陷入低谷。在这种

  情况下,川普要想和俄国修好,那多半是要美国方面、而不是俄国

    方面做出更多的让步。换言之,现在和俄国和解,不是最佳时机。”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刘晓波专栏
時政۰观察
讲演۰访谈
读书۰评论

 

 

 

    我们知道,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尼克松改变对华政策,与中国建交,利用中苏矛盾,联中制苏。现在川普的做法恰好相反。川普是打算与俄国和解,借助俄国打击中 国,联俄抗中。

    不过严格说来,把川普的做法称作反打“中国牌”还是有问题的。毕竟,今天的中美俄三边关系和当年的中美苏三边关系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当年,中苏 关系十分恶劣,双方从打笔仗直到刀兵相见,势同水火。今天,中俄之间却是战略伙伴关系,很正常很友好。

                      —— 摘胡平川普要联俄抗中吗?

2024-2018【時政۰观察】       选择更多年

 

RFA:评论|胡平:习近平在继续扩张他的独裁权力(2024年3月4日)

RFA:评论 | 胡平:热烈推荐李明华新著《八十年代的一束思想之光——<青年论坛>纪事》(2024年2月29日)

RFA:评论 | 胡平:给美国青年一份访华手册(2024年2月27日)

RFA:评论 | 胡平:评崔天凯对台湾问题的讲话(2024年2月14日)

RFA:评论 | 胡平:金正恩会效仿金日成攻打韩国吗?(2024年1月22日)

胡平:我们为什么要主张非暴力抗争(2024年1月20日)

RFA:评论 | 胡平:赖清德当选台湾总统,两岸关系何去何从?(2024年1月17日)

VOA:学者胡平:中共最不想让中国人知道台湾哪些事?(2024年1月11日)

RFA评论 | 胡平:民进党和国民党在两岸关系问题上主张之异同(2024年1月5日)


2023年


RFA评论 | 胡平:荒诞的毛诞(2023年12月26日)

RFA评论 | 胡平:55年前的今天(2023年12月22日)

RFA:评论 | 胡平:中国新冠疫情究竟死了多少人?(2023年12月11日)

RFA:评论 | 胡平:解除"清零"的前前后后——写在解除"清零"一周年(2023年12月8日)

极权主义在中国的重建(首发《中国民主季刊》2023年第一季)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中国模式”终结之开始?(首发《中国民主季刊》2023年第二季)

超越左右之争 确立基本共识(首发《中国民主季刊》2023年第三季)

中国民主化会乱吗?(首发《中国民主季刊》2023年第四季)

RFA:胡平:写在基辛格离世之际(2023年11月30日)

怕,还是不怕?(2023年11月29日)

在「關注世界動蕩,關切台海風險」視頻座談會上的講話(2023年11月4日)

光传媒:胡平:为什么911后劫机事件骤然剧降?——怎样防止恐怖袭击(2023年11月13日)

RFA:胡平 | 评论:力荐荣剑先生的“世纪批判三书”(下)(2023年11月6日)

RFA:评论 | 胡平:力荐荣剑先生的“世纪批判三书”(上)(2023年11月6日)

RFA:胡平:悼念李克强(2023年10月27日)

RFA:胡平:哈马斯打的是超限战(2023年10月16日)

RFA:胡平:两岸签和平协议是不是馊主意?(2023年10月11日)

光传媒:胡平:毛时代搞运动为什么要给百分比?(2023年10月8日)

RFA:胡平:谈谈美国的政府停摆(2023年10月2日)

RFA:胡平:写在孔子诞辰日(2023年9月28日)

集思广益,拿出我们的非暴力行动方案(2023年9月16日)

RFA:胡平:推荐《康生年谱》(2023年9月1日)

光传媒:胡平:基因遗传的力量(2023年8月30日)

RFA:胡平:伟哉郭飞雄(2023年8月15日)

RFA:胡平:河北洪灾谁之罪?(2023年8月9日)

胡平:余英時與當代中國自由主義——寫在余英時先生逝世兩周年(《上报》,2023年8月5日)

RFA:胡平:今年的拜习会还有戏吗?(2023年8月4日)

RFA:胡平:秦刚怎么啦?(2023年7月17日)

RFA:胡平:伟大的殉道者,永远的道义典范 — 纪念刘晓波逝世六周年(2023年7月12日)

RFA:胡平:为什么要他们用笔记?(2023年7月10日)

RFA:胡平:中美必有一战吗?(2023年6月29日)

RFA:胡平:问责习近平(2023年6月15日)

光传媒:胡平:李元钧对王丹性骚扰的指控不成立(2023年6月14日)

RFA:胡平:民主与专制的终极之战(2023年6月1日)

RFA:胡平:读《致命自由》  浮想联翩(2023年5月23日)

光传媒 | 胡平:被误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2023年5月19日)

RFA:胡平:忆王山(2023年5月16日)

RFA:胡平:今年的五四过得很冷清(2023年5月4日)

RFA:胡平:中共当局为什么要删除各地尸体火化的数据?(2023年4月21日)

RFA:胡平:从《红色文化网》对刘亚洲的大批判谈起(2023年4月19日)

胡平:别想太多了——达赖喇嘛2/28视频之我见(2023年4月18日)

胡平:在谢维勤先生告别式上的讲话(2023年4月16日)

RFA:胡平:简评双英出访(2023年4月13日)

光传媒 | 胡平:从“莫斯科——北京”到“北京——莫斯科”(2023年3月30日)

RFA:胡平:马云能回到中国,但回不到从前(2023年3月27日)

RFA | 胡平:反对中共当局对藏人的文化灭绝(2023年3月8日)

上报 | 胡平:新冠疫情是實驗室洩漏的嗎?(2023年3月5日)

法广 | 胡平谈两会:习近平陷入权力集中和缺乏安全感的怪圈(2023年3月3日)

光传媒 | 胡平:习近平陷入怪圈(2023年3月3日)

议报 | 胡平: 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吗?(2023年3月2日)

RFA:胡平:中文世界论述乌克兰战争最好的一本书 — 力荐黎蜗藤博士大作《帝国解体与自由的堡垒》(2023年3月1日)

RFA:胡平:吴尊友估计中国新冠死亡90万人 — 但还是低估了(2023/02/13)

RFA:胡平:金正恩女儿高调亮相说明了什么?(2023年2月10日)

RFA:胡平:中国人口负增长证明强制一胎化实非必要(2023年2月7日)

RFA:胡平:请问焦雅辉、王贵强,以你们谁说的、哪一次说的为准呢?(2023年1月17日)

光传媒 | 胡平:编造了这么多假数据,说到底就为了一个人(2023年1月16日)

议报 | 胡平 :美国比中国还早就出现了新冠病例吗?(2023年1月10日)

RFA:胡平:只有人类才会毁尸灭迹,大自然不会(2023/1/6)

光传媒 | 解读“反贼”(2023/1/5)

RFA:胡平: 怎样比较中美两国新冠死亡人数(2023/1/3)


2022年


RFA:胡平: 习近平为什么要撒弥天大谎?(2022/12/28)

RFA:胡平: 江泽民如何成为和平移交权力第一人?(2022/12/13)

RFA:胡平: 习近平为何急转弯?(2022/12/13)

光传媒 | 胡平:习一尊该下神台了(2022.12.2)

RFA:胡平: 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公私合营吗?(2022/11/16)

RFA:胡平: 骑虎难下的动态清零(2022/11/10)

RFA:胡平: 中共将大幅改变动态清零(2022/11/4)

法广:胡平:党天下变习天下  20大后也不会风平浪静(2022年10月28日)

RFA:胡平:武大郎开店+任人唯亲的习家班 —— 评中共二十届政治局常委会(2022年10月24日)

RFA:胡平:习近平不点名批判邓、江、胡(2022年10月24日)

专访胡平:习近平如何控制二十大(2022.10.9)

光传媒 | 胡平:从两个有关台湾的民调谈起(2022.10.3)

RFA:胡平:为什么在英国女王葬礼上唯独王岐山戴口罩?(2022年10月1日)

RFA:胡平:新版《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的三大看点(2022年9月20日)

RFA:胡平:整李佳是不是敲打胡春华?(2022年9月5日)

RFA:胡平: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与独裁必须反对(2022年8月25日)

RFA:有问有答:习近平希望做第二个毛泽东,所以很可能"武统"台湾?(2022年9月3日)

RFA:胡平:戈尔巴乔夫对自由与和平的伟大贡献(2022.9.2)

RFA:胡平:李克强或转任人大委员长(2022.8.25)

RFA:胡平:佩洛西会访台,北京不会开火(2022.8.1)

RFA:胡平:胡春华会接替李克强当国务院总理吗?(2022.7.27)

推荐陈奎德博士《自由中国谱系》(2022.7.20)

光传媒 | 胡平:新冠病毒是出自美国生物实验室吗?(2022.7.8)

RFA:胡平:偷换概念的无耻狡辩(2022.7.7)

RFA:胡平:生者的责任——纪念刘晓波逝世5周年(2022.7.7)

RFA:胡平:对"六四”的记忆、遗忘与无知 - 从李佳琦直播事件说起(2022.6.14)

RFA:胡平:把这三条消息连起来看,很有意思......(2022.6.8)

RFA:胡平:不容青史尽成灰,不信春风唤不回 —— 纪念“六四”33周年(2022.6.3)

胡平:世界正面临历史的拐点——在大纽约地区纪念八九民运33周年座谈上的发言

胡平:「當代孔子」批判古代孔子的一齣鬧劇——讀郭羅基教授新著《「梁效」顧問馮友蘭》

光传媒 | 胡平:张晓宁不可能是中共杀手(2022.5.30)

胡平:六四屠杀与俄乌之战(2022.5.29)

RFA:胡平:选择自己的生活 — 序王金波散文集《跋涉》(2022.5.27)

光传媒 | 胡平:如何解读拜登关于武力保台的表态(2022.5.24)

RFA | 胡平:习近平能赢得第三任吗?(2022.5.9)

RFA评论 | 胡平:中国为何还不大力接种mRNA疫苗?(2022.5.5)

胡平:在欢迎边巴次仁司政莅临纽约餐会上的讲话(2022.5.1)

RFA评论 | 胡平:与病毒共存势在必行(2022.4.22)

RFA评论 | 胡平:读《黎安友论中国》有感(2022.4.12)

光传媒 | 胡平:上海奥密克戎新冠疫情零死亡质疑(2022.4.10)

RFA评论 | 胡平:动态清零何时了?(2022.4.4)

RFA评论 | 胡平:痛悼李进进(2022.3.24)

RFA评论 | 胡平:反驳俄国散布的“美国在乌克兰研发生物武器”的谣言(2022.3.22)

RFA评论 | 胡平:金灿荣、沈逸的误判说明了什么?(2022.3.9)

RFA评论 | 胡平:《上海公报》50周年小议(2022.2.28)

RFA评论 | 胡平:民间人士该如何对待“反习不反共”?(2022.2.22)

RFA评论 | 胡平:一胎政策下性别比严重失衡为拐卖妇女提供了市场(2022.2.16)

光传媒:胡平:献给伟大的母亲——在王凌云女士追思会的书面发言(2022.2.13)

议报 | 胡平: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彭帅事件(2022.2.10)

RFA评论 | 胡平:中共强制一胎化政策是拐卖妇女现象恶性泛滥的根源—从徐州八孩母亲视频说起(2022.2.3)

RFA评论 | 胡平:刘亚洲将军怎么啦?(2022.1.28)

RFA评论 | 胡平:美国抵制冬奥 北京反应乱套(2022.1.27)

RFA评论 | 胡平:女网界真厉害 彭帅事没有完(2022.1.26)

RFA:专访胡平: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民主化(2022年1月14日)


2021年


RFA: 胡平:纪念苏联解体30周年(2021.12.23)

RFA: 胡平:假如彭帅事件发生在美国(2021.12.14)

光传媒:在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32周年汉藏联谊会上的发言(2021.12.9)

RFA: 胡平:沈诗伟推文欲盖弥彰,越抹越黑 ——彭帅事件新动向(2021.12.3)

光传媒:不追究張高麗性侵責任 就沒有彭帥的安全(2021.11.29)

RFA: 胡平:点评中共19届六中全会(2021.11.12)

RFA: 胡平:台海近期无战事,台湾之忧不在当下(2021.11.8)

RFA:胡平:别开生面的文革研究 ——评宋永毅新著《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和文化基因的阐释》(2021.11.2)

RFA:胡平:科尔奈的转变说明了什么?-- 悼念转型经济学大师雅诺什·科尔奈(2021.10.13)

RFA:胡平:言论自由是中共暴政的阿基里斯之踵(2021.10.13)

歐洲之聲:胡平:谁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2021年10月10日)

RFA:胡平:美中台三方博弈,时间站在哪一边?(2021.10.1)

RFA:胡平:文明如何战胜野蛮(2021.9.13)

RFA:胡平:林彪事件的真相及其对文革的意义 -- 写于林彪913事件50周年(2021.9.13)

光传媒:胡平:阿富汗剧变提出问题:民主是普世价值吗?中国适合民主吗?(上)(2021.9.10)

议报:胡平:中国民主化前景中的少数民族独立问题(2021.9.9)

RFA:胡平:再议“抓辫子”(2021.9.3)

议报:胡平:从“盲眼钟表匠”理论,我们能逻辑地推断出新冠病毒是自然发生的么?(2021.8.30)

RFA:胡平:小议“抓辫子”(2021.8.27)

北京之春:胡平: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2021年8月17日)

RFA:胡平:谈谈“问责”(2021.8.9)

RFA:胡平:他选择了壮丽的死亡将自己定格(2021.8.3)

RFA:胡平:谁能说这不是人祸?(2021.7.28)

RFA:胡平:把对的事做对 -- 纪念刘晓波殉道4周年(2021.7.12)

光传媒:胡平:从思想改造到接受再教育(2021.7.6)

RFA:胡平:习近平喷红漆(2021.7.1)

RFA:胡平: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旗号下(2021.6.29)

RFA:胡平:《最后的秘密》透露了哪些重大信息?(2021.6.14)

RFA:胡平:这次不是蓄意投毒,下次呢?(2021.6.8)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六月六日“纪念六四、揭露中共百年罪恶视讯研讨会”开幕词(2021.6.6)

在6月1日“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上的发言(2021.6.1)

序蔡楚推特短诗文选《老成都的吆喝声》(2021.5.28)

司马璐为何脱离共产党?——读司马璐《斗争十八年》(2021.5.28)

投入结束中共专制的终极之战——纪念“六四”32周年(2021.5.27)

RFA:胡平:为什么人们越来越相信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漏?(2021.5.26)

RFA:胡平:人权不是地平线(2021.5.7)

RFA:胡平:毛泽东为何从不回延安?(2021.5.7)

胡平:文革造反派是怎样被自己打败的?(4月28日)

胡平在维吾尔族‐汉族国际网络视频研讨会上的书面发言(4月25日)

胡平:向十一世班禅喇嘛更登确吉尼玛送上生日的祝福(2021.4.18)

胡平:促成美台建交 確保台海和平(2021.4.18)

胡平:如何解读中美人权论战?(2021.4.14)

胡平:高福出尔反尔为哪般?(2021.4.12)

RFA:胡平:中国疫苗为何还不公布三期试验数据?(下)(2021.4.7)

RFA:胡平:中国疫苗为何还不公布三期试验数据?(上)(2021.4.7)

胡平:在“回顾尊者达赖喇嘛流亡62年”北美网络藏汉交流会上的讲话(2021年3月31日)

RFA:胡平:“新疆棉”风波到底是怎么回事?(2021.3.29)

议报:胡平:持枪权是民主的基础吗?(2021.3.4)

RFA:胡平:习近平为何大讲党史(2021.3.3)

RFA:胡平:是“美式人权的破产”吗?(2021.3.3)

光传媒:胡平:习近平为何重提“打土豪、分田地”?(2021.3.3)

RFA:胡平:从港首林郑月娥接种中国疫苗谈起(2021.2.23)

议报:胡平:美国警察对黑人特别暴力吗?(2021.2.8)

RFA:胡平:马云的遭遇揭示了什么?(2021.2.4)

RFA:胡平:对抗中国崛起,美国应针对习近平(2021.2.4)

议报:胡平:再谈这次美国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2021.2.1)

RFA:胡平:中欧投资协定面面观(2021.1.27)

RFA:胡平:醉翁之意不在酒——简评中国历史研究院的一篇奇文(2021.1.12)

RFA:胡平:“发展利益”是个筐(2021.1.11)

议报:胡平:特朗普告诉我们他还没有找到大规模舞弊的实锤证据(2021.1.5)

四十年后再论言论自由—对话胡平(2021.1)


2020年


RFA:胡平:中国脱贫率世界第一是因为中国造贫率世界第一 ——写在辞旧迎新之际(2020.12.31)

光传媒:胡平:美国存在对黑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吗?(之一)(2020.12.24)

议报:胡平:既不是泄密 也不是放风 就是吹牛而已——评翟东升讲话(2020.12.24)

光传媒:胡平: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案之我见(2020.12.13)

议报:胡平:拙劣的谎言——习近平“半条被子”的红色经典(2020.12.11)

RFA:胡平:瞒外不瞒内 瞒下不瞒上(2020.12.7)

RFA:胡平:民主转型中的民族问题(2020.12.7)

光传媒:胡平: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2020.11.26)

RFA:胡平:科技创新能够列入国家规划吗?(2020.11.13)

RFA:胡平:人类命运共 同体与天下观(2020.11.9)

RFA:胡平:习近平为何 还不致贺拜登?(2020.11.9)

光传媒:胡平:写在美国大选揭晓前夕(2020.11.6)

上报:胡平:看到了嗎 國台辦不反對「一中兩府」(2020.10.19)

RFA:胡平:胡锡进是不是“高级黑”?(2020.10.13)

议报:胡平:建立全球民主联盟是对付中共的大杀器(2020.10.10)

光传媒:胡平:解读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2020.10.9)

RFA:中国透视:从特朗普染疫、众院中国工作组报告、构建印太四国联盟看美中关系剧变(2020.10.8)

RFA:评论 | 胡平:双十节感言(2020.10.5)

RFA:评论 | 胡平:《世界人权宣言》与中国文化传统(2020.10.5)

RFA:胡平:观李登辉追思告别仪式有感(2020.9.29)

US-Taiwan Diplomatic Relations: Now Is The Time(Hu Ping – August 15, 2020)

RFA:中国透视:内外交困下,中共内斗浮出水面(2020.9.16)

RFA:中国透视:许志永、许章润、蔡霞、任志强、李克强现象:逐级离心的政治讯号(2020.8.28)

RFA:中国透视:新冷战阴影下的印太地缘政治(2020.8.12)

RFA:中国透视:新冷战的意识形态维度—刘晓波辞世三年反思(2020.7.15)

RFA:中国透视:中共的外交颓势及其应对(2020.6.24)

RFA:评论 | 胡平:一石激起千重浪 ——红二代公开信反对当局在内蒙强推汉语教学(2020.9.8)

RFA:评论 | 胡平:整顿政法委 架空郭声琨(2020.9.2)

RFA:评论 | 胡平:不容中共改写疫情叙事(2020.8.28)

议报:胡平:高尚全的亲笔信提供中共隐瞒疫情新证据(2020.8.26)

议报:胡平:美政府不应该禁用羟氯喹(2020.8.11)

RFA:评论 | 胡平:李登辉与台湾民主转型(2020.8.5)

RFA:评论 | 胡平:李登辉与两岸关系(2020.8.5)

胡平: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走入窮途末路(2020.7.19)

RFA:评论 | 胡平:对世卫组织到中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建言(2020.7.16)

RFA:评论 | 胡平:一个字不写就是写下了一切——赞港人的“白纸抗争”(2020.7.7)

RFA:评论 | 胡平:写在中国高考日(2020.7.7)

RFA:胡平:“六四”屠杀与美国的骚乱岂可相提并论(2020.6.24)

议报:美国警察过度执法并非“系统性的种族歧视”(2020.6.11)

RFA:胡平:中共休要撒谎 国人不要上当 ——中共官媒是怎样在“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一词汇上公然造谣撒谎的(2020.6.3)

RFA:评论 | 胡平:纪念“六四”31周年(2020.6.1)

议报:新冠肺炎浩劫: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2020.5.29)

RFA:中国透视:香港危机:由来与展望(2020.5.28)

胡平: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何謂中國人大(2020.5.25)

RFA:胡平:习近平1月7日讲话到底讲了些什么?(2020.5.21)

RFA:胡平:美国向中国政府追责索赔有法理依据吗?(2020.5.8)

胡平:老鷹變成和平鴿了嗎—從閻學通與喬良兩位中共鷹派對台海問題的講話談起(2020.5.12)

RFA:中国透视:追责拐点 印太新局 博明演讲(2020.5.6)

RFA:胡平:新冠病毒是源自武汉病毒所吗?(2020.5.5)

RFA:胡平:新冠肺炎浩劫 - 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2020.4.28)

胡平:300年前法国人是如何对付瘟疫的(2020.4.23)

胡平:深陷隱瞞疫情輿論漩渦的中國政府(2020.4.23)

胡平:中共为何不再反对“一中两府”?(2020.4.17)

胡平:何谓石正丽鉴别准则?(2020.4.16)

RFA:专栏 | 中国透视:新冠病毒大流行及其法律、经济、政治和外交后果(2020.4.9)

RFA:评论 | 胡平: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里?一场被误导的争论(下)(2020.4.2)

RFA:评论 | 胡平: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里?一场被误导的争论(上)(2020.4.2)

胡平:「武漢肺炎」、「武漢病毒」首先是中共官媒自己說出來的(2020.4.2)

RFA:评论 | 胡平:反驳中共战狼发言人赵立坚(2020.3.18)

RFA:胡平:伟大的殉道者 - 纪念遇罗克殉难五十周年(2020.3.6)

RFA:习近平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欠世界一个道歉 (胡平)(2020.3.4)

RFA:专栏 | 中国透视:中国国情对照:2020年春节与1962年春节(2020.2.20)

胡平:镇反暴露中 共的背信弃义和残暴本性(2020.2.16)

RFA:胡平:言论自由是突破口(2020.2.7)

RFA:胡平:周先旺、马国强们为何甩锅?(2020.2.3)

RFA:胡平: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讲话的弦外之音(2020.2.3)

胡平:面对雪山, 想起了朱正琳 (附朱正琳文)(2020.1.23)

RFA:胡平:欲盖弥彰,越抹越黑——我看故宫豪车撒欢事件大反转(2020.1.22)

RFA:胡平:警防港府强推23条立法(2020.1.1)

RFA:胡平:对贸易战第一轮的盘点(2020.1.1)


2019年


RFA:胡平:努尔.白克力为何也被清洗?(2019.12.20)

RFA:中国透视:西方国家与台湾建交的必要性与可行性(音频)(2019.12.12)

RFA:胡平:习近平是受蒙蔽了吗?(2019.12.6)

RFA:胡平:美中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又悬了(2019.12.3)

胡平:对这次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的解读(2019.11.25)

胡平:为何美国会火速通过香港法案?为何中共要求特朗普总统否决香港法案?(2019.11.22)

RFA:胡平:天堂的理想与现实的地狱(2019.11.20)

RFA:胡平:点评《决定》(下)(2019.11.7)

RFA:胡平:点评《决定》(上)(2019.11.7)

RFA:胡平: 对中共镇反运动的盖棺定论(之一、二、三)(2019.10.1)

RFA:评论 | 胡平: 中共为什么要把地主妖魔化?(2019.9.13)

RFA:胡平:从 林郑的私下讲话录音到公开宣布撤回修例(2019.9.4)

RFA:胡平:推 荐颜智华先生的《四川省涪陵专区农村共产主义运动纪实》(2019.9.4)

RFA:胡平:美中贸易战之我见(2019.8.8)

RFA:胡平:一众大佬缺席李鹏遗体告别式无须过度解读(2019.8.1)

胡平:未来道德重建 法轮功将发挥更大作用——在“法轮功反迫害二十周年中国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2019.7.27)

胡平:20年烈火 法輪功屹立不倒成「真金」(2019.7.18)

RFA:胡平:谁是投降派?谁是强硬派?(2019.7.16)

RFA:中国透视:刘晓波辞世两周年纪念(2019.7.16)

RFA:讨论:七 五事件如何改变了新疆?(2019.7.5)

RFA:胡平:特习会和发改委的两个新清单——小议美中贸易战谁输谁赢(2019.7.2)

RFA:胡平:港人反送中运动要不要“见好就收”?(2019.7.2)

RFA:胡平:香港反送中运动之我见(2019.6.17)

RFA:胡平:并 不是无知与遗忘——我们为什么要纪念“六四”(2019.6.12)

上报:胡平:【六四30週年專文之一(海外)】這場運動改變了中國 也改變了世界(2019.6.3)

上报:胡平:美台建交 此其時也(2019.5.14)

RFA:解读斯金纳(1、2、3)胡平(2019.5.8)

法广:胡平:世界30年巨變六四起關鍵影響(2019.4.21)

RFA: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 - 小议习近平的“我将无我”(胡平)(2019.4.9)

RFA:哈佛招生 也腐败吗?(胡平)(2019.4.4)

RFA:克服失败主义(胡平)(2019.4.4)

胡平:从《人民日报》为何关注清史研究谈起(2019.3.30)

上报:胡平:「一國兩制」的來龍去脈 (2019.3.25)

RFA:如何看待3/15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胡平)(2019.3.20)

RFA:崔永元的 后台有多硬?(胡平)(2019.3.6)

RFA:最高法发 布白皮书 周强转危为安(胡平)(2019.3.6)

RFA:为什么要叫维吾尔学生唱“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胡平)(2019.2.21)

胡平:假如王立军获允避难留在美领馆……(2019.2.11)

RFA:十世班禅喇嘛对汉人的特殊意义(胡平)(2019.2.8)

RFA:我们如何纪念“六四”30周年(胡平)(2019.2.8)

胡平:美中贸易谈判之我见(2019.2.4)

胡平:委内瑞拉变局 北京进退失据,横竖皆输(2019.1.28)

胡平:驳中共外交部“驳加拿大外交部”(2019.1.17)

RFA:王伟晶间谍案揭示出华为的间谍性(胡平)(2019.1.14)

RFA:诗,就是 诗人给自己建立的纪念碑——悼念孟浪(胡平)(2019.1.11)

RFA:知识分子的天职——赞郑也夫文章(胡平)(2019.1.11)


2018年


RFA:年终回顾:2018,历史拐点 主持人:陈奎德。嘉宾:胡平(2018.12.28)

RFA:胡平访谈(下):谈暴力革命的人,为什么连鞭炮也没放一个?(2018.12.24)
RFA:胡平访谈(上):习政权下,坚持言论自由仍是代价最小的抗争(2018.12.10)

胡平:毛澤東的書也被中共當局列為「敏感物品」 (2018.12.20)

RFA:特朗普讲话是否干预了司法独立? ——三谈孟晚舟事件(胡平) (2018.12.13) 音频文件

RFA:美国凭什么要抓中国公民孟晚舟? ——再谈孟晚舟事件(胡平) (2018.12.13) 音频文件

RFA:我对孟晚舟事件的几点看法(胡平) (2018.12.10) 音频文件

RFA:郑重推荐《中国:溃而不崩》(胡平) (2018.11.21) 音频文件

RFA:从邓小平临死前的自我评价谈起(胡平) (2018.11.5) 音频文件

RFA:扬邓抑习为哪般?(胡平) (2018.11.5)

胡平:从“文革不是什么”来看“文革是什么” (2018.7.9)

RFA:孟宏伟事件说明了什么? (2018.10.15) 音频文件

RFA:一个改革,还是两个改革?(胡平) (2018.10.1)

RFA:反驳王毅讲话(胡平) (2018.10.1)

RFA:“十一”评党国的六十九年 (2018.9.28) 音频文件

RFA:听高王凌教授讲农民问题(胡平) (2018.9.24) 音频文件

RFA: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2018.9.14)

RFA: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2018.9.14)

RFA:他们为什么对“翻墙”不感兴趣? (2018.8.30) 音频文件

RFA:纪念“布拉格之春”50周年 (2018.8.30) 音频文件

RFA:在争取人权的道路上,我们和藏人携手并进 (2018.8.2)

RFA:纪念沙叶新先生 (2018.8.2) 音频文件

胡平:“平反六四”这种说法没有错 (2018.7.19)

RFA:“中国崩溃论”是中共统战部的精心安排吗? (2018.7.5) 音频文件

RFA:重温刘晓波非暴力抗争理念—写在刘晓波逝世一周年之际 (2018.7.4) 音频文件

RFA:中共才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七一有感 (2018.7.2) 音频文件

胡平:我不認為愛因斯坦是種族主義者 (2018.6.29)

RFA:中共2018年外交败象 (2018.6.28) 音频文件

RFA:永远对人民怀抱信心 (2018.6.22)

RFA:再为“中间道路”辩护 (2018.6.20) 

BBC:觀點:特朗普為何在美朝峰會上避談人權問題 (2018.6.13)

川金历史性破冰会 专家析金正恩内心算盘 (2018.6.12)

RFA:金正恩真 的会弃核吗? (2018.6.8) 音频文件

坚守希望——纪念“六四”二十九周年 (2018.6.7)

VOA:纽约纪念六四大会:国际环境已变 民运必须抓住契机 (2018.6.5)

BBC:觀點:文明的衝突不是放棄普世價值的借口 (2018.6.4)

RFA:中国当下的外交地位 (2018.5.31) 音频文件

大纪元:川金会戏剧性 回转将如期举行 专家揭关键因素 (2018.5.28)

既然你曾目睹它飞掠高峰,你就该知道它不是鸡,它是鹰 ——纪念八九民运29周年 (2018.5.25)

李锐的一生是一个奇迹 (2018.5.23)

共产党错了,马克思还能是对的么? (2018.5.4)

总是被人念歪了的经,一定是本歪经 (2018.5.4)

RFA:岳昕事件与北大 (2018.5.3) 音频文件

我对控枪问题的一点看法 (2018.4.26)

统独问题将是未来民主转型最棘手的问题 (2018.4.24)

敬贺黎安友教授75华诞 (2018.4.9)

西方谨防落入另一个误区 (2018.4.9)

支持《台湾旅行法》 (2018.3.20) 音频文件

谈谈王岐 山这个国家副主席 (2018.3.19) 音频文件

RFA:美国对华政策的战略转变(音频) (2018.3.17) 音频文件

又是霸王硬上弓--取消任期限制的修宪建议是怎样出笼的 (2018.3.14) 音频文件

BBC:十九届三中全会做了三件事 (2018.2.28)

最坏的独裁 (2018.2.26) 音频文件

写在王立军事件六周年 (2018.2.5)

纪念王若望百岁冥诞 (2018.2.5)

美国学者夏普 (2018.2.1) 音频文件

风波过后回看 2017年郭文贵现象—访胡平 (2018.1.31) 音频文件

悼念基恩 ·夏普博士 (2018.1.31)

文革又来了吗? (2018.1.30) 音频文件

“剪裙边”与“倒 逼”、“先斩后奏” (2018.1.29)

警防中共核訛詐戰術 (2018.1.8) 

谢阳也是英雄 (2018.1.2) 音频文件

抵制圣诞节的要害是什么? (2018.1.2) 音频文件

人物专访:著名民主运动理论家胡平【希望之声2017年12月29日】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刘晓波专栏 | 時政۰观察 | 讲演۰访谈 | 读书۰评论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 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7/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