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RFA:胡平: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讲话的弦外之音


2020年2月3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1月31日在央视《新闻1+1》专访中坦承,他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视频截图)

武 汉市委书记马国强1月31日在央视《新闻1+1》专访中坦承,他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马国强说:“如果能早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效果会 比现在好,对全国的影响要小。”“如果我们能早一点采取措施,效果可能会更好。比如在12日、13日测温的那天,是不是能采取像我们23日采取的控制飞 机、高铁、汽车、轮渡的出行,我想如果那时候采取这种措施,可能疫情会有所缓解,不至于像现在这种状况。”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这句话,话中有话。马国强说他内疚、自责;马国强说,如果在1月12、13日就采取像23日采取的封城行动,疫情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这 话听上去像是后悔,是自责。可是想想看,一个武汉市委书记,有权力对一千三百万人口、有九省通衢之称的大武汉下封城令吗?我们知道,直到1月20日,武汉 地方政府就连向公众公布疫情信息的权力都没有,那时的它怎么会有权力下封城令呢?毕竟,封城这种大动作,只有在承认并宣布疫情十分严重的前提下才可能启 动。

有知情人透露,早在1月9日,卫生专家就确认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上报国务院。国务院决定,参照萨斯的防治方案,提升武汉的防治戒备并通报全国。但如今是 “定于一尊”的时代,凡大事必须上报党中央习近平。武汉疫情是大事,自然要上报党中央;可是党中央不批,据说习近平讲的,时值春节,不要破坏了节日的气 氛。

上述说法有官媒文章作证。1月20日《北京青年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目就是“莫让流言冲淡节日的年味”。这篇文章当天就被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多家 官网转载,可见大有来头。文章说,网上最多的流言都是关于健康的。这些流言披着科学的马甲,蛊惑人心,违背科学常识,在辞旧迎新的春节长假里,会引发公众 健康焦虑与公共环境焦虑,冲淡了欢乐、祥和的年味,扰乱社会安宁,这是一种“伪科学”,危害不容小觑。政府部门要坚决遏止流言的传播,要依法依规严厉查处 引发公众恐慌、扰乱社会秩序的流言制造者、传播者。这就是说,直到1月20日之前,谁要说武汉地区疫情相当严重,那是要被当作“制造或传播流言”抓起来 的。在那种情况下,武汉地方政府怎么可能对武汉下封城令呢?

其实,马国强的讲话和周先旺的讲话是同一个意思。周先旺说,武汉地方政府之所以没有及时向公众披露疫情,是因为没有得到授权,是中央不准;马国强的讲话则是说,武汉地方政府之所以没有在早些时候采取封城一类强有力的措施,也是因为没有得到授权,是中央不准。

周先旺说:1月20日中共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将武汉肺炎确定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的管理后,要求属地负责“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马 国强讲话也专门提到1月20日国务院会议。不错,武汉的封城令是以武汉地方政府的名义发布的,不是以国务院的名义发布的,但是请注意,那是在国务院作了决 定,授了权,要求属地负责,这样武汉地方政府才有权发布封城令。

马国强这话看上去是后悔是自责,其实他一个区区武汉市委书记哪有资格后这个悔?真正有资格后悔的该是习近平。马国强这句话是旁敲侧击,它的弦外之音是,就是你习近平不准及时地向公众发布疫情,不准及时地采取重大防治措施,才导致今天的局面,你难道就不内疚不自责吗?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032020112755.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