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RFA:胡平:美中贸易战之我见


2019年8月8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日本G20峰会上。(美联社)上一条自行车道,至少造成8人丧 生,十几人受伤。(法新社)

美中史诗级贸易大战高潮迭起,令人眼花缭乱。这里我谈谈我对这场贸易战的一些看法。

首先要解释一个问题:美国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谁埋单?是中国人埋单还是美国人埋单?

答:确实是美国人埋单。举个例。假如一家美国进口商要买10万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是10%,那么他就要付11万美元,其中10万是付给中国厂商的,另外 1万是交给美国海关即交给美国政府的。现在美国政府把关税提高到20%,那么他买同样数量的中国商品就要付12万美元,其中10万付给中国厂商,另外2万 交给美国政府。这样,美国政府的收入增加了,可是增加的部分是出自美国进口商的荷包。这就是说,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埋单的确实是美国进口商而非中 国。

既然美国政府向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美国人埋单而非中国人埋单,这是不是真像中共说的美国人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当然不是。

因为中国商品的关税增加了,美国进口商觉得再买中国商品不合算,他就会转而从其他国家买,虽然别国的同样产品价格高一点,但由于关税低,因此要比继续买中 国商品合算。但是因为美国买家是中国厂商的大客户,美国人要是不买了,中国厂商的产品大量卖不出去,会造成巨大损失;为了拉住美国这个大客户,中国厂商就 只好向美国进口商提供折扣,比如把原来10万美元的商品以9万5卖出。美国进口商一算计,9万5加20%的关税,虽然比过去要多一点,但相比之下,还是比 买别国的同类商品便宜些,于是就继续买中国的商品。

这样的结果就是,美国政府的收入增加了,美国进口商付出了比原来多一点的钱,有损失;为了减小损失,美国的进口商免不了会提高中国商品的价格卖给美国的消 费者;因此美国的进口商和消费者的经济利益都受到一定的损害。但是相比之下,中国厂商由于不得不把它的商品降价卖给美国,其损失更大。基于同理,中国政府 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只不过受损大小正好反过来。

总而言之,用加征关税的办法打贸易战,确实能给对方造成更大经济损失。只不过这种做法常常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它使得对方受损失,也使得自己一方受 损失,只不过对方的损失大些,己方的损失小些。问题在于,对方的损失并不会自动转化为己方的收益,你流失的血并不会流进到我的血管里。打贸易战,让双方的 老百姓都受损失,因此双方的老百姓都不高兴。因此打贸易战实际上是打消耗战,看哪一方更耗得起。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加征关税是手段不是目的。特朗普是通过加征关税的方式,迫使中国政府改变其相关的经济政策或经济结构。因为美国的经济比中国强,因此美国发动贸易战,即便中国也采取反制措施,打来打去,还是中国的经济损失更大。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但由于中国是专制国家,政府很可以把贸易战造成的经济损失转嫁到老百姓身上,老百姓缺少向政府施压,迫使政府作改变的能力。所以尽管贸易战导致中国经济蒙 受很大损失,但独裁者本人很扛得住,他就是不改。换言之,中国的承受能力更强。这就是中共《环球时报》夸耀的“制度优势”。与此相反,美国是民主国家,只 要特朗普的贸易战在短期内不见成效还招致一些群体的利益受损,美国人就可以用这种或那种方式投下反对票,使得特朗普发动的这场贸易战半途而废,难以为继。 这就是为什么一般来说,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打贸易战,民主国家很难取胜。

但是,美国打贸易战确实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共统治集团并非铁板一块。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无非是要求公平贸易,无非是要求中国的经济 更自由化更市场化更对外开放。习近平上台以来不但没有深化经济改革,反而大搞国进民退走回头路。体制内的经济改革派早就十分不满,如今正好借美国发动贸易 战之机,向习近平施加压力,倒逼改革。迫于体制内压力,习近平不得不同意做出若干让步。

在过去一年间,中共当局赶紧通过了不少放宽外资准入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一类法规,并且向美国承诺更多的让步;美中达成贸易协议似乎胜利在望。可是后来,习 近平又听信了另外一些强硬派官员和学者的观点,认为中国的经济并不差,不需要做那么多让步,美国方面也有很多麻烦,尤其是特朗普总统有连任的压力,于是就 出尔反尔,回归到他本来就偏爱的强硬立场,同时又趁机发动一场大批判,批判“对美投降 派”,为“厉害了,我的国”翻案,打压党内体制内那些经济改革派。这就导致了贸易谈判陷入僵局。近一个多月来,美中双方都硬碰硬,形势更是急转直下。

7月底,在上海举行的中美贸易谈判不欢而散,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即在8月1日宣布将从9月1日开始对中国其余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关税,还指责中 方3个月前对即将达成的协议突然反悔,且没有兑现最近做出的两项承诺。8月5日,中国商务部宣布暂停新的美国农产品采购,接下来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 人民币兑美元立刻“破七”。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宣布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8月7日,美国政府部门发布临时规定,禁止联邦机构及承包商向华为、中兴等5家 中国企业采购电讯设备。该规定将于8月13日生效,明年8月会全面生效。

至此,美中贸易战已经大幅度升级,除了科技战外,又加上了货币战。双方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似乎更渺茫。

不过,达成协议的机会的窗口好像也还没有完全封闭。美国方面仍在喊话,8月6日,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说特朗普总统仍将与中国保持贸易谈判,并希望达成协 议。就在同一天,中国国务院印发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明确指出要建立以投资贸易自由化为核心的制度体系,专家表示新片区 最终目标是实现高标准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并获得主流国家对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

我们知道,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早就说过,美国要求“三零”,即“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中共官员黄奇帆则说,中国如能实施“三零”(零关税、零壁 垒、零补贴)原则,将等于第二次“入世”。现在中共同意把上海自贸区做“三零”的试点,应该说是对美国要求的一种积极回应。只是这种回应和美方的要求还有 不小的距离。鉴于中国方面不遵守承诺的过往历史,美国强烈要求建立监督实施机制,而中方则认为这是有损国家主权尊严。固然双方都有达成协议的愿望,但要达 成协议仍然很困难。

美中贸易谈判触礁,和习近平出尔反尔、转为强硬立场有直接关联。其实近些年来中共当局遇到的种种麻烦,都和习近平的个人因素密切相关。例如去年台湾九合一 选举,民进党大败,士气本已低迷,就是习近平今年1月1日纪念《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的讲话,大讲什么“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从反面大大帮助了民 进党。现在香港陷入自97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起因是港府想修例,想把铜锣湾跨境绑架一类行为合法化,而中共之所以要跨境绑架书商,就是因为他们出版了关 于习近平绯闻的书。更不用说美国两党对中共的态度转为强硬,就是以习近平废除任期限制、复辟个人独裁为转折点。

这次习近平对美国采取强硬态度,是看准了特朗普总统有连任的压力。但问题是,作为民选总统,特朗普的权力固然有很多限制,包括定期改选和任期限制;但在其 权限范围内,他的权力是稳固的、安全的。习近平则不然。独裁者尽管理论上享有无限制的权力,但缺少内在的稳定性和安全感。习近平必须随时用自己的权谋强力 压住内部的反对声音,一旦内部的反对声音借助于某个事由公开爆发了,那就得倒台。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让他树敌无数,一旦下台就是个灭顶之灾。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上月底发表讲演。金灿荣说,特朗普班子里有一批极右派,以副总统彭斯为代表,对中国有战略敌意。他们不但要和中国打 贸易战,而且还想跟中国打全面的新冷战,甚至不排除想在东海、南海、台海制造某种局部热战。金灿荣说,实际上特朗普总统对中国还没有什么很深的成见,他就 是商人,觉得你过去赚钱赚多了,你现在回报一点,这是他的想法。

我觉得金灿荣的这一分析比较客观。按照这种分析,特朗普还不算对华鹰派,他主要关心的是打赢贸易战,如果中方能给他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协议,他很可能就满足 了。那么对中共而言,让特朗普赢一把反而更合算。如果硬是要在贸易战上把特朗普打得下不来台,特朗普岂肯善罢甘休,很可能全面倒向鹰派,手里有什么牌就出 什么牌,美中对抗逐步升级,一定会拿出全部家当和你干,现在还有一年半的任期,特朗普还大有折腾的时间。对中共说不定更麻烦。特朗普敢出大招、走险棋,大 不了不连任回家抱孙子。习近平敢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

——————

RFA首发。2019年8月8日。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8082019162539.html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8082019162628.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