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 平:深陷隱瞞疫情輿論漩渦的中國政府



2020年4月23日

   



中 國政府上週五公布了修改後的武漢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數據。武漢官方公布的死亡數字原來為2579例,修改後為3869例,新增1290例。新增幅度剛好是 百分之五十,不多一個,也不少一個。這不能不使人懷疑這個數字是人編造出來的,並不是真實的,否則怎麼會那麼巧。無怪乎有人說這是「高級黑」,是提供數據 者故意露出人造的痕跡,暗示人們這個數字不是真的。


武漢死亡數至少六倍以上


其實,中國政府修改後的數據仍然是嚴重少報。「改變中國」網站主編曹雅學根據武漢一家殯儀館的一紙通知和現有的公開數據進行推算,得出武漢整個疫情期間, 即12月1日首個確診病例出現至3月23日疫情得到控制、武漢七個殯儀館重新對公眾開放,武漢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數規模在40萬至60萬之間,死亡人數在2 萬2000至3萬之間。 另外,3月26日財新網一篇報導提到,一位開大貨車給漢口殯儀館送骨灰盒的司機對記者說,他這一車一共裝了2500個骨灰盒,昨天已經來卸過一車;在殯儀 館一個側廳存放有骨灰盒,每500個一垛,目前一共有7垛。根據這裡提到的數據去統計,也可以得到和曹雅學相似的結論。這就是說,武漢新冠肺炎死亡人數, 至少是官方修改後數字的6倍以上。

這次中國政府修改以前公佈的數據,當然是迫於外界質疑的壓力。因為中國政府以前公佈的數據太低了。為什麼外界如此在意中國政府提供的數據?因為中國是新冠 病毒疫情原發國。別的國家正是根據中國提供的數據推測新冠病毒的殺傷力,並據此計畫因應對策。如果中國提供的數據太低,別的國家就會誤以為新冠病毒不厲 害,就會對疫情掉以輕心。伊朗就是因此而淪為重災區。伊朗政府衛生部發言人說,中國官方統計數據是一個慘痛的笑話,讓世界上許多人認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 樣,且死亡率還更低。伊朗是中國的友邦,眼下又正有求於中國,哪敢無理取鬧,尤其是政府發言人哪敢得罪中國。可是這種話居然就從官方之口說出來了,可見怨 氣有多廣有多深。


世界各國怨氣很深


中國政府解釋說,它之所以修改數據,是因為在救治高峰期有「遲報、漏報、誤報」,說修改數據是透明負責的表現。世界衛生組織也為北京背書,說很多國家日後 也都需要調整和修改疫情數據。平心而論,這種說法本身有它的道理。因為檢測能力不足,因此必然會有一些新冠患者和因為新冠而死去的人,因為沒有被檢測,沒 有確診,因此沒算進確診病例和死亡的數字里,遲報、漏報、誤報的情況肯定是普遍存在的,中國有,別的國家也有。日後的調整和修正也確實是很多國家都要做 的。

這種說法本身是有道理的,但是放在中國政府身上就不那麼有道理了。因為中國政府有壓制、封鎖信息以及蓄意瞞報的問題。僅舉一例。1月23日,武漢宣布封 城,而當天官方公布的數據,湖北全省已知確診病例是375例,死亡人數17例。對比2003年SARS疫情,廣東省有1514病例,北京有2000病例, 死亡人數400例。SARA疫情期間,中國政府並沒有封城。這次武漢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遠遠低於當年SARS疫情的廣東和北京,為何卻要封城?

可見,官方公布的湖北全省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是嚴重的虛假不實。中國政府蓄意隱瞞,極力縮小了確診和死亡人數。中國政府之所以要宣布武漢封城,是因為他們 知道實際情況要比375個確診和17個死亡嚴重幾十倍上百倍。如果中國政府是誠實的、負責任的,它就應該告訴世衛組織和其他世衛會員國:由於我們的檢測能 力很有限,由於武漢的醫療系統已經崩潰,現在公布的確診病例和死亡數目遠遠不能反映疫情的真實狀況,因此你們絕不能只看這些公布的數據。考慮到在封城之前 武漢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去往各地,那就意味著已經有大量的攜帶病毒者擴散到許許多多地方。如果世界衛生組織是負責任的,它就應該宣布,那些在近期內和 中國有大量人員交往的國家事實上已經淪陷,全球大流行事實上已經開始。


瞞報是追責的關鍵


目前,中國政府深陷隱瞞疫情的輿論漩渦。西方對中國的懷疑主要有兩點,一個是中國政府是不是從一開始就蓄意隱瞞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洩漏,這個問題一言難 盡,這裏暫不展開。另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政府借助於壓制和封鎖等手段,蓄意隱瞞新冠患者和死亡的數目。因為別的國家只能根據中國政府提供的數據來準備自己的 應對計劃,即便他們都知道中國政府的數據一向不可靠也無濟於事,因為他們既不可能深入現場調查研究,更不可能進行獨立的數據統計,中國政府的數據就是唯一 的數據,再加上世衛組織一味附和。其誤導作用之大,不言可喻。

面對美國和其他國家向中國政府追責索賠,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反駁道:愛滋病是從美國傳出去的,H1N1流感也是從美國傳出去的,有人向美國追責索賠嗎? 耿爽說的不對,不是說一個國家發生了某種疫情,又傳到別國去了,讓別國也受害,別的國家就可以向它追責索賠。關鍵在於,疫情原發國是否有壓制、封鎖信息以 及蓄意隱瞞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環球時報》都比耿爽腦子清楚。《環球時報》4月7日文章「想讓中國第二次庚子賠款,有戲嗎?」寫到:「2007年生效 的《國際衛生條例》要求,締約國需及時、有效地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在本國出現的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如不履行此義務,將會引發相關國家責 任問題,從而帶來受害國或受影響國對該國追究責任的嚴重後果。」這就是說,如果中國政府沒有及時、有效地向世衛組織通報,被相關國家追責就是題中應有之 義。


※作者為《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85872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