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RFA:胡平:周先旺、马国强们为何甩锅?


2020年2月3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央视记者采访武汉市长周先旺(右)(视频截图)

我们发现,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事件中,地方官员以及卫生专家纷纷“甩锅”,不愿为党国领导人的决策错误承担责任。这在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甚至是没有先例的。

武汉市长周先旺说,武汉政府之所以没有在早些时候对公众公布疫情,是因为没有得到中央的授权。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说,他后悔没有在1月12日、13日,就 采取后来23日采取的封城措施。然而我们又都知道,一直到1月20日,武汉政府由于没得到中央授权,就连向公众公布疫情信息的权力都没有,那时候的武汉政 府怎么有权力下封城令呢?可见问题还是在中央而不是在地方政府。

1月29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采访时表示,武汉此次面对疫情行动有些慢主要是科学认识的问题,但也不排 除一些决策上的犹豫,对自己是不是自信。曾光说,公共卫生人员的决策,考虑的就是科学性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视角,但政府官员考虑问题并不单纯是科学的视 角,这只是他们决策依据的一部分,“他要考虑政治视角,考虑维稳的问题,他要考虑经济的问题,他要考虑春节老百姓的天伦之乐,满意不满意的问题。我们说的 话,往往只是他们决策中采纳的一部分。”曾光表示,不能说政府官员这种视角不对,事情的决策是要多方面考虑的,但在关键问题上要建立一个经验,要更多的采 用科学视角。科学视角如果采用的不好,其他视角也会没有意义。

曾光这番话等于是说,政府官员在决策时未能很好地采用科学的视角,所以实行防治措施上行动慢了,贻误了最佳时机。这里说的政府官员,当然是指中央,因为地方官员没有决策权。

不消说,地方官员和卫生专家——尤其是地方官员——讲出这些话是有政治风险的。那为什么他们还要讲呢?我以为:第一、他们讲的都是实情。第二、他们这么 讲,也是自保,是不想当替罪羊,因为上面本来很可能给他们扣上“瞒报”和“主持防治工作不力”而免去职务以平民愤的。他们一讲,世人就都知道了,不是他们 不肯发布疫情,是中央不准,不是他们不想采取得力措施,也是中央不准。这样,上面,也就是习近平,就很难把他们当替罪羊了。如果习近平继续大权在握,定于 一尊,免不了要秋后算账。但对二人来说,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说出真相和不说出真相横竖都是垮台,与其背负“瞒报”和“防治不力”的臭名垮台还被民众责 骂认为罪有应得,不如留下清名,垮台也垮得像个说真话的英雄。

至于卫生专家,自萨斯事件后,国家出重金建立了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临床医生一旦发现疫情就立刻直接报告中央,并不需要地方医卫系统或地方官员转手,因 此,地方官员和地方卫生专家都没有对中央瞒报的能力。再说,有2003年萨斯事件的先例,当时的卫生部长就由于瞒报疫情而被免职,因此后来的相关官员知道 瞒报对自己没有好处,因此他们也没有这样做的动机。在这件事上,不存在习近平受蒙蔽的问题。造成贻误时机的责任人就是“定于一尊”的习近平,别人想揽这份 责都办不到。

习近平在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时讲到,防治疫情,“我一直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两个“亲自”,而且还是“一直”。不错,习近平把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小 组正小组长推给李克强,又要宣称自己“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那意思就是,工作搞坏了要算在李克强的头上,搞好了要算在自己头上。但是,这话实际上也 是承认,先前不准公布疫情以及未能在较早的时候采取严厉措施,正是出自习近平本人。

地方官员和卫生专家居然敢甩锅,或明或暗地指出习近平是贻误时机的责任人。这说明,体制内对习近平的不满是很普遍的。习近平无疑是遭到了他上台以来的最大危机。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032020115302.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