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平:为什么人们越来越相信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漏?


20215月26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

其实,早在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就有很多人怀疑病毒是实验室泄漏。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2月28日在推特做民调,多数受访者认为,“病毒系人造,因疏忽泄漏” 。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从一开始就怀疑病毒是实验室泄漏,其依据是:既然大多数专家都认为,新冠病毒的宿主是云南的蝙蝠,如果是天然病毒自然传播,疫情就应该发 生在中国南方,而不该发生在距离云南蝙蝠栖居地一、两千公里之外的武汉。然而大家又都知道,武汉病毒所的实验室存有世界上最大数量的蝙蝠病毒样本。疫情既 然是在武汉爆发的,所以病毒最可能就是来自实验室。

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也说,当她刚得知武汉爆发疫情时,马上就担心病毒是不是出自她的实验室。石正丽在去年4月27日,接受《科学美国人》采访时说: 2019年12月30日晚上7时,她在上海开会的宾馆接到武汉病毒所领导的紧急电话后,立刻赶回武汉。当时,两名疑似萨斯病人的病毒检体已经送到病毒所。 她一路上都不安地在想,“难道病毒来自我们的实验室?”石正丽说,她本以为冠状病毒的高风险区域应该是中国南部的广东、广西或云南,“我从没想过,这会在 中国的中部城市武汉爆发开来”。

不过,石正丽说她很快就排除了这种怀疑。她把病人的病毒样本和实验室十多年来,从一万五千多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比对检测。最后发现,病人样本中没有一个与她们团队从蝙蝠洞取样的病毒基因序列相匹配。她说,“这让我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可是,石正丽的说法缺少说服力。正如2020年5月6日,《华尔街日报》编辑部文章《武汉实验室理论》一文所说,石正丽自己坚称武汉出现的冠状病毒与任何样本都不匹配,但这需要进行外部调查才能确认。

再说,武汉地区有好几个生物实验室。例如,武汉市疾控中心就有一个病原生物检验所的P2实验室,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华里。武汉市疾控中心有位名叫田俊华 的80后医生。根据官媒报道,田俊华从2012年开始对蝙蝠的研究,多次外出抓获蝙蝠,曾抓获过一万多只蝙蝠做样本。有次操作时未做防护,田俊华被泼到蝙 蝠尿液和粪便,担心被感染病毒,自我隔离了14天。

之所以在一年后,怀疑实验室泄漏的人越来越多,那是因为直到今天为止,专家们在寻找病毒的直接传染源,即中间宿主上,仍然一无所获。既然人类感染病毒越来越不像是经由中间宿主的动物传染的,那么就只剩下实验室泄漏这种方式了。

早先中国官媒宣称,新冠肺炎病例都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但这种说法很快就被否定。因为在对海鲜市场采集的几百个样本进行检测,只有在一些环境样本上 发现有病毒,在动物样本中没有一个发现有病毒。另外,官媒早就报道过,在早期确诊病例中,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包括第一例确诊患者,都从未去过海鲜市场。中 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明确说:起先我们相信病毒来源于海鲜市场,但现在看来,海鲜市场也是个受害者。

在今年3月3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专家梁万年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普遍有新冠病毒的污染,动物制品大规模检测未发现阳性;湖北省蝙蝠以及中 国各地大量的家畜家禽、野生动物采样监测均未发现新冠病毒,未发现疫情发生前后有新冠病毒在家畜家禽、野生动物中循环的证据。这就是说,没有找到任何直接 传染源,即中间宿主。

中国专家提出,病毒可能是通过被感染、被污染的冷冻链产品海外输入。这种说法明显站不住脚。因为病毒倘若是通过冷冻链海外输入,那就不会只在武汉单点爆 发,而应该在比武汉与海外联系更广的城市多点爆发。上海华山医院张文宏医生早就指出,病毒外部输入一说不成立。再者,病毒若是从海外输入,为什么没有在海 外先爆发呢?

2003年萨斯疫情爆发,专家们只用了5个月就找到了直接传染源果子狸。而这次新冠疫情过去一年半了,却还未找到直接传染源的动物,这只能使人们越来越相 信,新冠病毒本来就不是动物传染的,而是实验室泄漏的。再加上中国政府拒绝外国专家深入调查,封锁信息,销毁数据,形同“此地无银三百两”,更是欲盖弥 彰。连日来,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分别发表长文,披露大量证据。我这里则提供一些补充说明。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5262021153212.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