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 平: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何謂中國人大



2020年5月25日

   


申 紀蘭之奇,不在於她永遠見風轉舵,永遠投機,而在於她居然能轉來轉去,而永遠內心不糾結不苦惱,永遠不懷疑不反思。(圖片摘自網路)
中 國的「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會議)在北京召開。在近3000名全國人大代表中,有一位年過九旬、曾經擔任過第一 屆至第十三屆代表、66次赴北京參加兩會的老奶奶申紀蘭頗引人注意。

申紀蘭出生於1929年12月,是山西平順縣人,年輕時是勞動模範,是中國第一個初級農業生產合作社的副社長。1954年中共舉行第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 會,申紀蘭就被“選”為代表赴北京參加會議。此後66年,其間經歷了反右運動、大躍進運動、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運動。然後又是打倒四人幫、改革開放、六 四屠殺、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和諧社會,直到如今的習近平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的政治變化之大、之頻繁、之反覆無常,諸多政治人物的命運 大起大落、變幻莫測,可是申紀蘭卻始終穩坐釣魚臺,一直當她的全國人大代表。

申紀蘭有句「名言」。在2010年的兩會上,申紀蘭對記者說:「我非常擁護共產黨。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此話一出,連很多官 媒、很多體制內人士都忍不住了。說她是「舉手機器」,是「人大活化石」;連共青團山西省委微博都批評說:「反右你代表,文革你代表,任何時候你都代表,可 你一次也沒有代表過人民......試問你是怎樣被選舉的?你究竟代表誰?」可以想見,這條微博很快就被刪除了,共青團山西省委趕快聲明,言論不代表團省 委的意見,純系維護人員操作失誤。

中共當局把申紀蘭樹為樣板,把她樹為代表中的代表。2018年12月28日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申紀蘭榮獲改革先鋒稱號。2019年9月17日還被 授予共和國勳章。

確實,申紀蘭稱得上中國人大代表中的代表。申紀蘭是標本。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何謂中國人大。申紀蘭當了一連13屆、共66年的全國人大代表:1、沒一次 是選出來的,2、永遠投贊成票。

你不知道中國的全國人大是怎麼回事嗎?你想瞭解中國的全國人大嗎?看看申紀蘭就行了。

喬治.奧威爾(《一九八四》作者)早就發現極權主義正統教義有一大特點,那就是多變性。他指出這種多變性不是更好而是更糟。奧威爾說:「在極權主義和過去 所有正統學說之間,不論是歐洲的或東方的,都有好幾個至為重要的不同點。最重要的不同是,過去的正統學說並不變化,或者至少並不很快變化。在中世紀的歐 洲,教會決定你該信仰什麼,但是至少它允許你從生到死保持同一信仰。它並沒有叫你星期一信仰這個,星期二信仰那個。今天不論什麽樣的正統基督教徒,印度教 徒,佛教徒或者伊斯蘭教徒,或多或少都是這樣。在一定意義上來說,他的思想是有限定範圍的,但是他的一生都是在同一思想框架內度過的。他的感情不受干 擾。」

然而極權主義卻不同。奧威爾指出:「在極權主義方面,情況恰恰相反。極權主義國家的特點是,它雖然控制思想,它並不固定思想。它確立不容置疑的教條,但是 又逐日修改。它需要教條,因爲它需要它的臣民的絕對服從,但它不能避免變化,因爲這是權力政治的需要。」

奧威爾說得好,對當時的正統教義口頭上表示奉承是容易做到的,但要在感情上跟著轉彎子,說轉就轉,那從心理學上來說就是不可能的。由於極權統治者翻雲覆 雨,並強迫其信徒「和黨中央保持一致」,這是一切憑真心真情信仰的人萬萬難以做到的。

極權主義的正統教義是如此,極權主義的政治更是如此。申紀蘭之奇,不在於她永遠見風轉舵,永遠投機,而在於她居然能轉來轉去,而永遠內心不糾結不苦惱,永 遠不懷疑不反思。這就不是阿倫特的「平庸之惡」所能解釋得了的了。

申紀蘭是個極端的例子。在中國,有很多人是弱化版的申紀蘭。今年是六四31周年。看看那些人31年前的所言所行,再看看他們今天的所言所行,這個彎子未免 也轉得太大了。他們和申紀蘭的差別,不過五十步與百步而已。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88075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