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RFA:评论 | 胡平: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里?一场被误导的争论(下)


2020年4月2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随着瘟疫蔓延,蝙蝠成为热搜主角,也吹响生态警讯。 (法新社)

回到新冠疫情和新冠病毒的事情上来。新冠病毒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武汉,然后蔓延到中国其他省份,蔓延到世界上很 多国家,包括美国、意大利。正如张文宏医生指出的那样,新冠病毒和萨斯病毒同类,其源头肯定就是蝙蝠,就是在中国。在没有拿出证据的情况下就随意猜测新冠 病毒是出自外国,在科学上是不负责任的。

退一步讲,即便我们在理论上承认,像钟南山所说,新冠病毒不一定发源于武汉。新冠病毒也许发源于其他地方,甚至外国,例如发源于美国发源于意大利。但是中 国武汉的疫情并不是从其他地方传过去的,不是从美国或意大利传过去的;而其他地方的疫情,包括美国的疫情、意大利的疫情,都是从中国武汉、从中国传过去 的。这一点仍是确定无疑的。钟南山也承认新冠疫情是首先出现在中国。其言外之意就是,其他国家的新冠疫情都是从中国扩散出去的。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中国武汉是新冠疫情的原发地,其他地方、其他国家的新冠疫情都是输入型。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最近,不时读到一些消息,说美国某地或意大利某地,早在去年11月、12月甚至更早,曾经闹过流感,很多人得了病,也死了不少人。事后推测,那很可能就是 新冠病毒病,只是当时人们不知道,当作一般的流感或肺炎了。这就是说,新冠病毒疫情的原发地可能并不是中国武汉,而是美国某地或意大利某地,中国的疫情倒 是从别人那里输入的。另外也可能,中国武汉是新冠疫情的原发地,但美国某地或意大利某地也是新冠疫情的原发地。新冠疫情有不止一个原发地。欧美国家的新冠 疫情不是从中国武汉传过去的,而是从它们自己的某个地方传过去的。

上述推测都不成立。只讲一个理由就够了。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在2017年“追踪萨斯源头”演讲里讲到:在萨斯疫情发生之初,由于缺乏对此病的认识,最初的萨斯病人,隔离措施做的不到位,包括医院的 医生护士,他们自身防护不到位,“最早出现聚集性爆发的是在医院里”。

注意这句话——“最早出现聚集性爆发是医院”。这次新冠疫情就出现了同样的事情,也就是在医院,最早出现聚集性爆发。发哨人艾芬就讲到过这种情况。国务院 副秘书长丁向阳在3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1月底之前,湖北有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这就告诉我们,医护人员的状况具有指标性意义:如果一个地方发生了萨斯疫情或新冠病毒疫情,而当地的医生由于辨别不清,当成一般的流感或肺炎去治,因此隔 离防护不到位,那么,首先在医院会发生大面积感染。

这必定会引起医护人员的高度警觉,他们必定会有强烈的动机,下大功夫去查明。以意大利或美国的科研能力及设施,他们也会像中国的同行一样,很快就弄清楚这 不是一般的流感或肺炎,而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引起的病。美国和意大利也会有李文亮、艾芬这样的医生,而在言论自由的美国和意大利,他们的声音是不可能被压 下去的。这就是说,如果在去年美国或意大利就发生了新冠疫情,媒体早就有报道,公众早就该知道了。既然当时的媒体没有报道,可见当时没发生过,可见当时发 生的不是新冠疫情。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4022020095507.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