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平:《上海公报》50周年小议



2022年2月28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纪念发表《上海公报》50周年活动上讲话。


今 天,2022年2月28日,是美中发表《上海公报》50周年。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应中国总理周恩来之邀飞抵中国,进行了为时一周的访 问。在访问的最后一天,双方在上海签署和发表了联合公报。尼克松这次访华被称为“改变世界的一周”。《上海公报》的发表,标志着中美两国政府经过20多年 的对抗,开始向关系正常化方向发展,为两国建交奠定了基础。

美中关系解冻,固然是双方都有需要,但是,球首先是中国发出的。毛泽东通过请美国作家斯诺传话、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等方式,首先发出了愿与美方接触、改善中美关系的信号。

中共为什么要主动发球,向它的宿敌美国示好呢?这是因为在当时,中共急于摆脱和两个超级大国同时作对,在外交上极度孤立的处境。本来,中共是把美国当做头 号敌人,把苏联当作老大哥、当做头号盟友的。现在它却来了个大转弯,把美国当盟友,把苏联当头号敌人了。这个弯子是怎么转的呢?中共是怎样把苏联变成头号 敌人的呢?起先,中共是嫌苏联反对美帝不坚决,变修了,然后把苏修和美帝一块儿反,再然后干脆联合美帝反苏修——这个弯子转得实在太不逻辑了:如果苏修之 可恶就在于它反美帝不坚决,现如今你干脆和美帝站到一块儿去了,那又算什么呢?这个弯子,从共产革命原则的角度、理念的角度,根本讲不通;但若是从中共维 护自身权力的角度去看,一下就通了。

在美国方面,美国之所以愿意改善和中国的关系,主要是为了制衡苏联。应该说,美国的联中抗苏策略确实取得了相当的成功。意味深长的是,在40多年后的 2016年年底,特朗普就任总统前夕,美国又有人提议,美国政府应该反打尼克松的中国牌,与俄国和解,共同对付中国,联俄抗中。

我当时就指出,联俄抗中这一策略是好的,只是在当下很难实行。想当年,美国之所以能联中抗苏,其前提是中苏已经反目成仇,而现在的中俄关系良好。美国纵然 与俄国修好,也不可能指望俄国和美国一道去对付中国。另外,尽管美国两党都意识到中国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是它和俄国却在很多现实问题上有着直接的冲 突,例如乌克兰,例如中东。最近,普京下令入侵乌克兰。俄国从一年前在中美冲突中坐山观虎斗的角色,一下子站到了和美国、和西方冲突的第一线。这就使得美 国联俄抗中的设想更加不可能。

在《上海公报》发表50年后的今天,不少美国人反思,当初尼克松访华,实际上是开启了养虎遗患之路。其实,当年的尼克松也对他开启的对华政策的长期后果充 满疑虑。1994年,尼克松在逝世前不久说:“我们也许创造了一个弗兰肯思坦(Frankenstein)”。《弗兰肯思坦》是十九世纪英国诗人雪莱的夫 人玛丽.雪莱写的一部科幻小说的名字。其内容是,一位科学家用实验的方法制造出一个巨人,可是这个巨人最后竟要摧毁人类社会。“弗兰肯思坦”本来是那位科 学家的名字,他创造出的那个巨人本来没有名字;可是到后来,人们都用“弗兰肯思坦”来称呼那个巨人。“弗兰肯思坦”已经成为英文的一个新单词,意思是一个 最终毁了它的创造者的东西。

我认为,对于过去50年来美国对华政策的是非功过,不可一概而论。“六四”是个分水岭。同样是以交往为主的对华政策,在“六四”之前,其效果是非常正面 的;“六四”之后的效果就大相径庭。“六四”不但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其中的道理我先前多次讲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282022124558.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