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平:一胎政策下性别比严重失衡为拐卖妇女提供了市场



2022年2月16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徐州丰县董集村铁链锁脖八孩女子2022年1月 © YouTube视频截图

2022 年1月27日,一则来自江苏徐州丰县的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疯传,视频中女子在寒冷冬日却衣衫单薄,被脖颈上一条锁链限制了行动自由的景象,暴露出与北京冬 奥会力图展示的盛世太平迥然不同的一个中国现实。在网友不懈追问的压力下,地方政府反复发表公报,努力为一桩明显的犯罪行为辩护,一再否认拐卖行为,但一 次次自相矛盾,并试图以当事女子精神失常为由,否认暴力虐待的事实。2月10日,也就是事发半个月之后,徐州市政府政府才通报当事人的所谓“丈夫“涉嫌非 法拘禁,另外两人涉嫌拐卖妇女,三人均已遭刑事强制措施,但公报对这位8个孩子的母亲的身份确认,始终遭到网友广泛质疑。这桩徐州八孩母亲事件再次将中国 社会长期存在的拐卖妇女现象拉向舆论前台。1949年中共建政后,虽然立即立法废除的包办和买卖婚姻,但拐卖妇女现象一直屡禁不止。海外中国媒体《北京之 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严格执行四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的分析:


性别比严重失衡为拐卖妇女提供了庞大市场

法广: 胡平先生,您好。自一月底,一则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引发广泛关注。视频中一名女子被一条铁链拴住,她是8个孩子的母亲。这则视频重新引出拐卖妇女儿童现 象。中国政府至少自80年代起就制定措施,要“坚决”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为什么时至2020年代,这样的犯罪行为仍然在继续呢?

胡平:“造 成如此大规模的拐卖妇女现象的原因有很多,但就中国而言,这明显和中共强制推行的一胎化政策有直接关联。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从1950到1980年, 中国的出生性别比一直在正常范围之内。只是在1980年之后,也就是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之后,男女性别比才猛然增长,突破了正常范围,就是说当前中国社 会性别比严重失衡的首要原因是一胎化。国家统计局也说,随着全面两孩政策实施,生育观念的转变,出生人口性别比也在下降……这等于是间接承认,性别比严重 失衡的主要原因,就是一胎化政策。除了一般人所谓重男轻女这个古老的因素,尤其是在穷困地区,如果只能生一个,儿子与女儿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如果是儿子, 不仅干农活给力,而且,娶个媳妇进门,等于增加一个劳动力,父母老了,也有个照应。如果只有一个女儿,干农活吃力不说,一旦嫁出去,家里就剩下两位老人, 农活谁干?老了谁来照应?这些都是很具体的问题,何况在当今中国农村,福利机制 不完备,养儿防老还是很重要的一环。所以,从农民的角度说,这种重男轻女的观念,也有它的理由。所以,如果只能生一胎,对他们来说,儿子是一种理性选择。 这样的结果就必然是男女比例失衡。按照最新统计,男性人口要比女性多3490万。最高的时候,达到过4000多万。在这种情况下,最后一定是贫困地区的穷 人成了光棍,娶不到老婆。但他们又有性的需求,有建立家庭的需求,有要“传宗接代”的需求。这就为拐卖妇女提供了一个庞大的市场,拐卖现象也就急速增长 “。

官方媒体报道往往掩盖了大量罪恶现实

法广: 事件发生后,当地的丰县政府最初发布的两份公报,说法前后矛盾,但目的是要说明婚姻的合法性,否认拐卖行为。但是,仅仅是当事人被铁链锁住,失去自由,以 及明显的暴力侵害的特征来看,事件本身已经明显是犯罪行为。丰县地方政府为什么要为这样的行为辩护?任何看地方政府在这起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呢?

胡平:“可 以想象地方政府对这件事情早就知情。他们基本上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这么多光棍,只要他们不闹事,不造反,那他们就不太在意。至于拐卖妇女、虐 待妇女等情况,他们不会放在心上。这其中道理也很简单,拐卖妇女有一个很长的犯罪链条,很多人参与。从犯罪人的角度,他们一定要把自己的犯罪行为‘合理化 ’,一定要有一个说法,不认为自己是在犯罪,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情,因为他(她)是在帮助别人找老婆……。地方政府本身多少也会持这种看法,他会有比一般 人想象得要高得多的容忍度,觉得这不是多大的罪恶。地方上存在大量光棍,怎么办呢?他们有性需求,有建立家庭、传宗接代的需求,这些要求也是正当的。所以 他们会觉得(买媳妇)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就会采取比较容忍的态度。因为他们没法正面地替那么多光棍,解决他们正当的要求。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人参与。这 并不是新现象,他们早就知道。不要说基层,包括中南海也早就知道,甚至在他们制定一胎化政策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一胎化可能引出的后果,其中就包括会造成 光棍大军,而这又会引出什么问题。这种现象早已存在。过去一些年,在江(泽民)胡(锦涛)时代,政府对媒体的控制不像现在这么紧,所以有很多很多报道,一 些作家写过小说,比如贾平凹在2016年发表的«极花»还在全国得奖,讲的就是拐卖妇女的现象。之前还有其它作家也写过这个主题。还有拍成电影的,比如« 盲山»。媒体也有报道,包括中央电视台也报道过这样的主题。但这些官方媒体大部分会有一个看上去不太糟糕的结尾,比如男方不是那么坏、还比较老实,对她也 不是太坏,她也就最后留下来了……这就比较符合官方宣传的口径,也就是把其中大量的罪恶、丑陋、残忍的事情,都掩盖了。但是他们自己一定知道这其中有远远 比他们所宣传的,要更严厉和更残酷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是,这样的现象,很多人都知道,而且这么多年都容忍了。”

“另外,从受害者来看,这样的事件涉及比较多的是社会中下层的人群,这些人本来在中国社会就缺少话语权,从各方面看都属于弱势群体,因此,他们正当的呼声,也不会推动当局去考虑如何正面解决问题。”

各级官员视而不见

法广: 打击拐卖妇女,妇联理应扮演重要角色。而且,就只从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来看,妇联可以说是无所不在,但妇联居然没有发现有这样一个超生家庭,而且有明显的 暴力特征的家庭。从您刚才的介绍来说,妇联的这种视而不见,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合谋,至少是纵容听任了这种现象……

胡平:“对。 不单是在这个问题上,在其它问题上也是。强制执行一胎化造成了多少胎儿,乃至婴儿被杀。还有对那些超生家庭,包括拆房在内的严厉打击等等。当然,强制施行 一胎化,上级并没有命令下级使用如此野蛮的手段,但是当地如果超过指标,官员就会被撤职。那些官员为保住职位,自然是无恶不作,所以,这么残忍的一胎政策 才可以执行这么多年。”

“另 一方面,关于拐卖妇女,人人都知道这是犯罪,但是,妇联和地方政府,包括当地警察等,他们考虑的角度是一样的:有这么严重的男女数量差距,和由此而来无法 满足的需求,他们没有办法帮助这个人群解决问题,所以她们也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而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正面的作为。因为在男女数量有这么大差 距的时候, 最后沉淀下来的男性光棍,一定是最底层人,大部分都生活在穷困地区。这些地区整体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态度,和外人完全不一样。当地村民不会认为这是很大的 犯罪,反而认为这(拐卖)解决了很多人的问题。所以会出现如果警察去解救,村民集体反对的情况。”

法广,相关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之际,公权力以及理应代表妇女权益的全国妇联始终沉默。新华社、中新网等全国性主流媒体在事发10余天之后,才接应报道了徐州市政府2月10日公布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方案。

胡平:“不表态就是一种表态。这些年他们一直如此。这不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老问题,也知道严打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此前打击之后,现象照样存在。这些犯罪的手段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就地消化问题的补充方式,因此他们就会默许、默认这种事情发生.

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为拐卖妇女提供了滋生的温床,也造成了无数个人悲剧,无论是被迫成为生育工具的女子,还是不得不以非法手段娶妻生 子的男性。但无论如何,将女性视作商品,参与买卖,已经构成刑事犯罪,更不用说非法拘禁,以及当事女子明显的遭遇肢体暴力虐待特征。而无论是人口男女比例 严重失调带来的社会问题,还是各级政府对拐卖妇女行为打击不力,对犯罪行为视而不见,中央政府都难辞其咎。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i.fr/cn/%E4%B8%93%E6%A0%8F%E6%A3%80%E7%B4%A2/%E5%85%AC%

E6%B0%91%E8%AE%BA%E5%9D%9B/20220216-%E8%83%A1%E5%B9%B3-%E4%B8

%80%E8%83%8E%E6%94%BF%E7%AD%96%E4%B8%8B%E6%80%A7%E5%88%AB%

E6%AF%94%E4%B8%A5%E9%87%8D%E5%A4%B1%E8%A1%A1%E4%B8%BA%E6%8

B%90%E5%8D%96%E5%A6%87%E5%A5%B3%E6%8F%90%E4%BE%9B%E4%BA%86

%E5%B8%82%E5%9C%BA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