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献给伟大的母亲


——在王凌云女士追思会的书面发言



胡  平



很抱歉,今天的聚会我不能现场出席。我有一篇发言稿,请出席的朋友代我宣读。谢谢。

今天我们在这里,共同怀念和追思王丹的母亲王凌云女士,一位伟大的女性,一位伟大的母亲。

四川民运人士、八九学生欧阳懿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我看来,中国民运苦难的最大承受者,不是那些当坐牢家、运动员的儿子、夫君、父亲,而是他们的母亲、妻子(包括前妻、前女友)、幼女、稚子——在我们,是自主地选择,在她们,是被动地承担,还默默地。”

王丹两次入狱,他的母亲为营救和保护他,强忍悲痛,向当局抗议、向世界呼吁、拖着病腿探监,誓言“不管你们把我儿子关多远,我每个月爬也要爬去看他。”王 丹说:“没有我母亲和家人的这种支持,我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漫长的牢狱生涯。”我们感谢王凌云女士,她为中国养育出这么优秀的一个儿子。她的关爱,不只是 给王丹的,也是给我们的。

在中国,还有很多像王凌云一样伟大的母亲。我想起四川人权人士、“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的母亲蒲文清。黄琦被判入狱6年多,身患癌症、今年已经88岁的 蒲文清多次申请探监,竟然被当局拒绝。在这里,我们把最诚挚的敬意,献给王凌云,也献给蒲文清,献给中国每一个志士仁人的伟大的母亲。

记得21年前,王丹的父母,以及王丹的姐姐和外甥,到美国来,到纽约来我家做客。由于北大的共同渊源。由于共同的理念,由于对当下状况的共同关心,我们交 谈的很愉快很投机。王丹的外甥比我女儿大几岁,那时还是个小学生。两人在几个房间里穿来穿去,玩得很开心。见到王丹的母亲,正如我原来想象的那样,王丹的 母亲那么慈祥,那么质朴,那么坚毅。可惜那时没有录下像来,但当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看到王丹讲到的一件事,有一次他陪父母到旧金山旅行,王丹要订一个比较好的饭店给他的父母。王丹的父亲嫌太贵,王丹的母亲淡淡地说:“让他订吧,花钱给我们,还能有多少次呢?”看到这里,我也十分感动。

为人子者,最大的痛苦之一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在”。而我们流亡者的痛苦还要深一层,我们在亲健在的时候也不能和他们在一起。最令人痛苦的是,在母亲临终的时刻,我们不能在她的身边。

我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我最大的遗恨是,在母亲临终之际,作为母亲唯一的儿子,我竟未能见上她最后一面。

22年前的一天,我收到姐姐妹妹自成都家中来信,得知母亲病危,心焦如焚。我意识到这是最后的时候,如果我现在不赶回国去见母亲,那就永远见不到了。我知 道,中国政府有禁止回国的黑名单,我的名字在名单上。尽管我思念家国,但此前从不曾向领馆提出过回国申请。然而这一次我不得不破例。我给认识的领事打了电 话,对方回答说要向上面请示。我也给家人打了电话,说我正在申请签证,并宽慰她们说很可能批准成行。
 
几天后,领事回话"不行"。与此同时,我收到母亲来信。生命垂危的母亲,神智依然十分清醒,只是字迹不如以前工整。母亲写道:"关于给领事馆打电话要求答 应你们回来一事,我认为没必要,即便他们答应了我也不想让你们回来。你们若回来,我担心就受不了。我可信不过他们。当初老毛亲自命令起义人员过往一切概不 追咎,结果手中拿着这命令人就给杀了。我对这一点到闭目时都忘不了的。"
  
   母亲讲的是父亲的遭遇。我父亲原是国民党军人,49年他所在的那支军队的军长宣布"起义投诚",于是我父亲又成了解放军。随军"起义",又成为解放军。当 时共产党说"起义光荣",保证"既往不咎",还发过一纸证书,我家的门口还挂了一块"光荣军属"的木牌。但是到了52年"镇反"运动,父亲却被定为"历史 反革命"而惨遭杀害。那时,我姐姐十一岁,我五岁,妹妹还不到两岁。母亲惊悉噩耗,痛不欲生。她准备把姐姐、妹妹和我分别送给亲戚,然后回老家投井自尽; 但终因舍不下三个年幼的儿女,不忍心让我们既失去父亲,再失去母亲,于是咬牙活下来,并以加倍的爱护,抚育我们成人。
  
放下母亲的信,我不禁想:也许母亲说的是对的。虽然按我的估计,如果当局允许我回国探望,应当不会危及我的安全;可是母亲却不能不担惊受怕。如果我回去 了,一大堆警察整天盯着你,在你家周围打转,也许还要叫你出去跟他们谈话。这对我母亲会产生多大的精神压力,会勾起她多少痛苦的回忆和深藏的恐惧。就算他 们在我母亲面前信誓旦旦,说保证让我平安回美,想到父亲的悲惨命运,母亲怎么能放得下心?我不能不想,也许,我不回去,母亲反而会走得更安心。

我想,王丹的母亲在临终时,固然会为儿子不在身边而遗憾,但伟大的母亲有伟大的胸怀。她也一定为自己养育了王丹而骄傲。为人子者,也可以为此而略感欣慰。

王丹的父亲还健在。请王丹代我、也代这里的朋友们,转达我们对他的衷心祝福。

谢谢大家。


光传媒首发。2022年2月13日。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