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平:中共强制一胎化政策是拐卖妇女现象恶性泛滥的根源


— 从徐州八孩母亲视频说起


2022年2月3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被锁住的八孩之母发出悲鸣:“这个世界不要俺了”。(视频截图)

正值新春佳节之际,一段徐州丰县8个孩子母亲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引发群情激愤。严重的问题在于,拐卖妇女,女性 被逼沦为性奴,受非人虐待,这类罪恶在当今中国数量惊人,相当普遍。最令人气愤的是,面对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罪恶,很多村民居然见惯不惊,遇到别人来解 救,他们甚至还对你同仇敌忾;地方政府分明知情却置之不理,甚至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于是,人们对地方政府的不作为,对人贩子的无人性,对当地村民的底层 之恶,口诛笔伐。这些批判当然都是正确的,但是我以为我们切不可忘记,导致当今中国拐卖妇女现象恶性泛滥的根源,是中共,是中共强制推行40余年的一胎化 政策。

拐卖妇女是一种古老的罪恶,古今中外都有。鲁迅小说《祝福》里的祥林嫂就是一个被拐卖的例子。外国也有。现实生活中不存在君子国,犯罪是人性的偏差。如果 一种罪恶的数量低于一定的比例,那就未必是社会的问题,未必是制度的问题,未必是政府的问题,而只是人的问题,人性的问题。然而,当一种罪恶,例如拐卖妇 女,竟然发展到远超寻常的巨大规模,而且那么猖獗,那么明目张胆,并且很少受到应有的惩罚,那就必定是整个社会出了问题,那就必定是制度的问题,是政府的 问题。

著名作家贾平凹写过一部长篇小说《极花》,写的就是拐卖妇女的故事。不少人批评贾平凹的《极花》是为拐卖妇女辩护。贾平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人贩 子,黑亮这个人物,从法律的角度是不对的,但是如果他不买媳妇,他就永远没有媳妇,如果这个村子永远不买媳妇,这个村子就消失了。”贾平凹这句话招来猛烈 抨击。可是请注意,在这句话背后是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个村是个光棍村;而我们知道,在今日中国,这样的光棍村绝不止这一个,而是很多很多。徐州丰县那位被 拐卖的妇女有8个孩子。我敢说,这8个孩子绝不是出自同一个父亲。可以想见,如果地方官员想把被拐卖的妇女带走,势必招致光棍村光棍们的集体反对。如果这 些光棍们围上来说:你要把我们的女人带走,那你就再给我们找个女人来,聋的哑的、疯的傻的都行。试问这位地方官何言以对?

2004年,我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过一篇评论《共产过了是共妻》。文章写道:“当今中国,婴儿男女性别比例持续多年严重失调。专家估计,15年之后,中国 将出现至少3千万人的光棍大军。怎么办?”

去年,官媒公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国男性比女性多3490万人,适婚年龄的男性比女性多了1752万人。

谈到男女比例失调的问题,在别的时代、别的国家,也发生过男女比例失调的现象,但那基本上都是女多男少。譬如,经历了一场长期的战争,导致青壮年男性大量 死亡。女多男少通常不会构成社会问题,因为许多社会都有一夫多妻的习俗,或者是为了缓解女多男少的问题,临时性的允许一夫多妻。另外,单身女性不是“动乱 因素”,很少威胁社会稳定。当今中国的问题却是男多女少,所以会带来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

中共官媒承认,在农村,严重失衡的性别比,使得男性找对象更难;但是它把性别比的严重失衡归咎于农民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没有比这种指责更错误的了。既然 中国农民历来重男轻女,那为什么在历史上没有出现像今天这样严重的男多女少呢?可见,重男轻女不是问题,在强制一胎化之下的重男轻女才是问题。在强制一胎 化政策下,农民重男轻女实在是一种理性的选择。一对农民夫妻,如果有一个儿子,干农活给力,娶个媳妇进门,家里增加了一个劳动力,父母老了也有个照应。如 果只有一个女儿,干农活可能不够给力不说,一旦嫁出去了,家里就只剩下父母两个人了,重活谁来干?老了谁来照应?一胎化政策给农民带来巨大的苦难,到头来 还要把这种苦难归咎于农民自己。真是倒打一耙,岂有此理。

贾平凹说:“你不知道批判谁,谁都不对,好像谁都没有更多的责任。”确实如此,在拐卖妇女这个犯罪链上,从地方官到人贩子到村民,谁都不对,但谁都没有更 多的责任。因为在这背后有一个最大的责任人,那就是中共当局,是中共当局强制推行40余年的一胎化政策。中共搞大跃进搞人民公社,导致史无前例的人为的大 饥荒,饿死了至少三千多万人;中共搞一胎化,导致了史无前例的人为的性饥荒,造就了三千多万光棍大军。面对这三千多万光棍大军,怎么办?

卖淫合法化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因为光棍大军不但有性的需求,还有家庭的需求,还有传宗接代的需求。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过女多男少的经验,因此也有一些解 决女多男少问题的方法。唯有今日中国的男多女少,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过去都没有经验过的。中共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除了执行手段的粗暴残忍,单单是 它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例如老龄化问题,例如光棍大军的问题,都是不需要任何远见卓识,单单凭常识就可以看到的问题。我注意到,对现今中国的拐卖妇女问题, 莫说外国人,就连很多中国人自己,在评论时都严重失焦。大部分评论都只是围绕着地方官--人贩子--村民这个链条做文章发议论,没有看到或者是没有聚焦于 中共当局的强制一胎化政策。我写这篇短评,希望能唤起更多的人对这个焦点的关注。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032022173551.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