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光 传媒:不追究張高麗性侵責任 就沒有彭帥的安全




胡  平


彭帥事件持續發酵。
 

11月21日,國際奧會(IOC)發佈聲明稱,IOC主席巴赫與IOC運動員委員會主席特霍及IOC中國委員、前羽毛球名將李玲蔚一道,與彭帥進行了30分鐘的視頻通話,並稱彭帥說「她住在北京的家中,她平安無事,但希望此時尊重她的隱私。」
 

「尊重隱私」這話十分怪異。有誰聽說過性侵受害者出來公開指控後又要求尊重隱私的嗎?彭帥發微博指控張高麗性侵,全世界好心人紛紛表示關切,然後彭帥又要別人尊重她的隱私少管閒事。這不是烽火戲諸侯,玩弄天下好心人的正義感和同情心嗎?
 

我不信彭帥說要尊重她的隱私這句話是出自本意。那更像是出自黨的脅迫。黨要求彭帥再不可對外說性侵事,別人問起就說是隱私。任誰都知道,如果彭帥不聽黨的話,繼續指控張高麗,等待她的將會是什麼。所以我認為,彭帥說這話是迫於壓力的言不由衷。

 

國際奧委會與彭帥視訊,遭批是當中國政府傳聲筒。(湯森路透)

 

問題在於,彭帥的指控涉及前黨國領導人,而且已經造成巨大影響,這就超出隱私的領域了,因此不能用隱私二字把它打發掉。彭帥想不想再談另當別論。問題是中共有紀律處分條例,張高麗涉嫌嚴重違紀,中紀委必須嚴肅處理。
 

在 沉寂了半個月後,中國官方接連採取各種方式讓彭帥頻頻亮相:11月17日,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推特上發佈了據稱是彭帥寫給世界女子職業網球協會 (WTA)主席西蒙的一封英文電郵;13日,CGTN編輯沈詩偉在推特上轉發了自稱彭帥微信朋友圈發佈的三張近照;20日,胡錫進在推特上發佈了彭帥和朋 友們在北京宜賓招待所聚餐的兩段視頻;21日,胡錫進轉發了彭帥在當天上午出席北京青少年網球賽決賽開幕式的視頻,在同一天,國際奧會又發佈了其主席巴赫 和彭帥的視頻通話。然而,彭帥這一系列被亮相非但不能打消外界的疑慮,反而引起進一步的質疑。
 

有人對外界的質疑極其不滿。他們譏諷道:「不露面是被抓了,電郵是代寫的,露面後的照片是合成的,視頻是擺拍的,不說話是被消聲,說話是言不由衷被逼出來的,以後出國了,如果還否認,應該是母親等家人被作為人質,如全家都出來還否認,那一定是被洗腦了。」
 

這 種譏諷不值一駁。WTA主席西蒙講得很清楚。他說:「單單只有這個視頻(指國際奧會主席和彭帥通話的那段視頻)是不夠的,我仍然關注彭帥的健康狀況和安 全,與及性侵指控是否被審查和掩蓋。」早在11月19日,WTA主席給秦剛寫信並要求轉達資訊給中國領導層,就提出「兩大訴求,缺一不可」,一是彭帥安全 自由能說話 ,二是徹底調查涉張高麗指控 。
 

WTA主席西蒙表示,如果彭帥的安危依然成謎,且她提出的性侵指控沒有獲得適當的調查,他將考慮撤出在中國的賽事。西蒙說,在這件事上,是非對錯比起經濟利益更為重要。
 

西 蒙先生的道義立場令人肅然起敬,他的銳利眼光也令人讚歎。他堅持把彭帥是否安全自由能說話,和對張高麗的性侵指控是否被審查這兩件事聯結在一起,因為他看 出了這兩件事的邏輯關聯:為什麼自彭帥發微博指控張高麗性侵後,外界都擔心彭帥的安危?因為很多人都認為,彭帥的指控很可能是真的,因此按理說,張高麗是 會被審查被處罰的,但是根據過往的經驗,中共當局很可能會包庇張高麗,這樣一來,彭帥就很危險了。如果當局不去解決彭帥提出的問題,它就必定要去解決提出 問題的彭帥。既然當局沒有調查張高麗,那便意味著它在打壓彭帥。這就是說,在當局絕口不提調查張高麗的情況下,它讓我們看到的彭帥「安全自由能說話」必定 是假像,是欺騙。
 

美國政府也注意到這一關聯。23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講話也是提到這兩點,一是希望見到彭帥安全,二是呼籲追究(張高麗)性侵責任。
 

這次彭帥事件起源於她11月2日發出的那篇微博。
 

現 在,當局已經不可能說那篇微博是被盜號了。因為(1)如果是盜號,彭帥早就該第一個出來闢謠澄清。(2)如果是盜號,當外界問到當局,當局就該說明是盜號 把這件事打發掉。(3)CGTN發佈了據稱是彭帥給WTA的電郵,其中說到那篇微博講的事情不實,這等於承認了那篇微博本身是真實的。再有(4),如果那 篇微博是盜號,也就是說,壓根就沒有彭帥指控張高麗這回事,自然也就沒有彭帥是否陷入危險、失去自由的疑慮,中國方面也就不會做出後來的一系列動作以證明 彭帥一切如常,安然無虞了。
 

彭帥11月2日發出的微博無疑是真的,是出自彭帥本人。必須看到,彭帥的這篇微博是把雙刃劍:
 

1、 如果彭帥微博所說為真,這劍砍倒張高麗,因為張高麗涉嫌嚴重違反黨紀。《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造成不 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這一條還特地寫到:「利用職權、 教養關係、從屬關係或者其他相類似關係與他人發生性關係的,從重處分。」為什麼要從重?因為這一類性關係,都含有性侵成分。張高麗之事,應屬此類。記得不 久前,藝人吳亦凡因性侵被判批捕,其作品全部下架,立刻就被社會性死亡,鋼琴王子李雲迪因嫖娼而遭到猛烈聲討,也被社會性死亡。現在被指控性侵的張高麗, 中紀委怎麼能不嚴肅處理呢?
 

2、 如果彭帥微博所說為假,這劍就砍倒彭帥,因為彭帥涉嫌犯了侮辱罪、誹謗罪。中國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侮辱罪、誹謗罪】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 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該條還特地寫明:「前款罪,告訴的才處理,但是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 國家利益的除外。」彭帥那篇微博顯然屬於「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之列。彭帥那篇微博誹謗的是前黨和國家領導人,而且造成了史無前例的極其惡劣的國 際性的影響。當然應該提起公訴,立案調查。在今日中國,誰敢在微博上諷刺一下所謂的烈士,都會被以侮辱英烈罪抓起來,關上半年。有境外網站發佈了習近平女 兒習明澤的個人資訊,當局迅速地把連結這家境外網站的國內的一個年僅20歲的小夥子牛騰宇抓起來重判14年。像彭帥這樣公開「誹謗」前黨和國家領導人並造 成巨大國際影響,對黨國形象造成莫大損害,當局怎麼能任其逍遙法外呢?
 

如上所述,彭帥微博是雙刃劍,它要麼砍倒張高麗,要麼砍倒彭帥,二者必居其一。

 

彭帥微博是雙刃劍,它要麼砍倒張高麗,要麼砍倒彭帥,二者必居其一。(圖片取自沈詩偉推特)

 

有 人說,也許當局已經調查張高麗,甚至也給予處分了,但沒有公開。因為張高麗問題的性質不嚴重,他沒有違犯國法只是違犯了黨紀,中共沒有義務把它對黨內違紀 者的處理結果向社會公開。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吳木鑾也認為,「即使中共真的要針對張高麗進行內部懲處,他們也不大可能現在立刻宣佈,而往往會 等到整個風暴都過去以後才行動。」
 

這 正好把話說反了。如果要調查,一定會宣佈;如果有處分,一定會公開;如果要調查處分,一定會現在。因為這件事在現在對黨的國內、尤其是國際的形象造成了巨 大損害,黨只有現在就糾正錯誤,黨只有把它的糾正錯誤的做法公開化,才能挽回影響,才能止損。偷偷的調查,偷偷的處分,有什麼意義呢?現在不公開糾正,等 風暴都成為過去,等這件事造成的惡劣影響已經木已成舟不可挽回,才去糾正,還有什麼意義呢?
 

如 前所說,如果當局不去查處張高麗,它就必定要去打壓彭帥。實際上,當局已經在打壓彭帥了。證據就是那封據稱是彭帥寫給WTA主席的電郵。在這封電郵中,彭 帥說自己之前在微博帖子中對張高麗做出的性侵指控不是真的。這就是說,彭帥已經承認自己「捏造事實誹謗他人」即犯了中國刑法第246條誹謗罪了。這難道不 是她迫於壓力下的違心之論嗎?這難道不表明她受到懲治了嗎?反過來說,如果彭帥的性侵指控真的不是真的,當外界問到彭帥下落時,當局就該告知:彭帥因涉嫌 誹謗正在拘留審查,而不是告訴外界彭帥安然無虞——在今日中國,一個人捏造事實敗壞一位前黨和國家領導人名譽並且造成巨大的國際影響,難道是可以安然無虞 的嗎?中國的言論尺度已經寬鬆到如此程度了嗎?
 

當局已經在打壓彭帥了。只不過因為眼下國際社會的關注度太高,當局投鼠忌器,不敢做得太露骨,而且還要讓彭帥頻頻亮相做自由安全狀,以便矇騙國際社會。等風暴過去,那就不會手軟了。從歷史上看,黨國對於給它造成這麼大傷害的人沒有不秋後算帳的,更嚴厲的打壓還在後頭。
 

結論:沒有對張高麗性侵的追究,就沒有彭帥的安全。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