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又见“畏罪自杀”

胡平 201712月1日

收 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张阳(资料图/public domain)上一条自行车道,至少造成8人丧生,十几人受伤。(法新社)

11月2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11月23日,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上将在家中自缢死亡。

新华社报道特地点明,张阳一直在家中居住,是在家中自缢死亡的。这就是说,张阳并不是被双规,并不是“在规定的地点”死亡的。因为对双规,党内也颇有非议,并且常有被双规者受虐待被酷刑的传言。新华社报道特地说明张阳一直在家中,目的是让外界相信张阳没有受虐待被酷刑。

张阳是在11月23日死的,但新华社报道却是在5天后才发布。这说明当局一度对如何报道这则消息拿不定主意,这说明张阳自杀出乎当局意料之外,这也就排除 了张阳被自杀的可能性。因为如果是被自杀,也就是被当局蓄意杀死,那么当局就会对如何报道早编好说法,也就不至于拖5天了。

新华社报道很简短,平铺直叙。但随后《解放军报》微信公号“钧正平工作室”发表文章对张阳自杀大加批判,说:“张阳以自杀手段逃避党纪国法惩处,行径极其恶劣”。“张阳畏罪自杀!这个曾经位高权重的上将,以这种可耻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好一个“畏罪自杀”。久违了。在毛时代,尤其是在文革期间,被批斗被打压或受审查者,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什么情况,只要你自杀了,一律都说成“畏罪自杀”。

有没有“畏罪自杀”这回事呢? 可以说是有的。例如在纽伦堡审判时,纳粹战犯戈林的自杀就属于畏罪自杀。戈林知道自己必定会被判处死刑,与其被杀,不如自杀。所谓“畏罪自杀”,应是指犯有死罪;在这里,自杀的意义在于避免被杀。

可是,和文革中绝大多数自杀者一样,张阳并没有犯死罪。这次反腐败,如果仅只是腐败问题,没有判死刑的,最多是无期徒刑。新华社报道称:“经调查核实,张 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按照这种指控,张阳不可能判死刑。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不会遭到被杀的惩罚,那又何苦用自杀的手 段去逃避呢?逃避总是避重就轻。避轻就重怎么能叫逃避呢?换句话,把一个不会判死刑的人自杀说成畏罪自杀,这在逻辑上是不通的。

我们知道,自杀可以是一种自我惩罚,是对自己所犯严重罪错的自我惩罚。在这里,自杀者所犯下的罪错通常都没有严重到应该被处死的地步,也就是说,自杀者完 全可以免于一死,免于被杀。唯其如此,自杀就不只是自己对自己所犯罪错实行应有的惩罚,它超出了应有的惩罚,因此,它就具有赎罪的意义,具有某种维护名誉 的意义。因此,在正常情况下,一个犯有罪过但罪不至死的人自杀了,即便我们不肯因此而对其罪过有所宽恕,但起码,我们不会对他的自杀行为本身再踏上一只脚 加以声讨谴责。

文革中很不近人情的做法之一就是,共产党总是要给自杀者扣上“畏罪自杀”的帽子。为什么一个罪不该死的人自杀而死会惹得党生气呢?因为在党看来,你罪不该 死却自杀而死,这岂不等于说是党把你逼死的吗?党可不愿意承担逼人致死的恶名,所以党要说你本来就该死,死得活该,所以党要说你是“畏罪自杀”。有时候, 说你“畏罪自杀”还不解气,党还要加上一句,说你“死有余辜”。

文革之后,国人痛定思痛,对过去很多违背人情人性的说法做法多少有所纠正。对于自杀者的处理比较人性化,对于自杀行为采取了更中性的态度,“畏罪自杀”这 种说法几乎绝迹了。这次官媒公然又重新说出“畏罪自杀”,那不能不格外引人注目。《纽约时报》相关报道开头第一句话就点到痛处:“中国一名正在接受腐败调 查的部队高级将领自杀,这个消息为习近平不断扩大的反腐和对异见的打压罩上了阴影。”是的,那么多罪不该死的人却选择了自杀,这一现象本身就是一种无声的 批评。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12012017153943.html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