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中共派系的寿数



胡平 201711月15日

   



《三国演义》里写道:诸葛亮临终前,刘禅从成都派人询问他,百年之后,谁可接替丞相之位?诸葛亮说蒋琬;又问,蒋琬之后谁可接替?诸葛亮说费祎;然后再问,费祎之后呢?诸葛亮没有回答,一看已经断气了。

其实,就算诸葛亮还没断气,要他说出第三代接班人,他也说不出来。道理很简单,未来的第三代接班人现在还只是个小伙子,还没有在同辈人中脱颖而出,还不可 能进入诸葛亮的视野;更别说第四代了,第四代还没生出来。诸葛亮权力再大,他能指定的接班人也就两代而已,这是被寿命所决定的。

拿这个观点看中共派系可知,中共的派系也有其寿数,通常只有两代,顶多两代半,然后就自然消失。因为中共的派系不是立足于观点,而是立足于关系。某人身居 权力顶端,于是就有权提拔亲信,这就形成了一个派系。按照年龄代,他能提拔的亲信通常只有两代,顶多两代半,等到他提拔的最年轻的一代亲信到年龄退休后, 他的派系也就不复存在了。

例如江派。从十五大江泽民第二个任期开始,江派就成为中共上层最大的派系。在整个胡锦涛时代,接连两届常委,江派都占多数。甚至到了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十 八 届常委会,江派依然占多数,可是到了十九届,江派就只剩下一个(韩正),顶多一个半(如果你把王沪宁算半个江派的话),未来二十大能留下半个就不错了,等 到二十一大,江派就绝迹了。再看邓派,邓派无疑是个很大的派系,可是十八届常委会只有俞正声可以算邓派,十九届就没有邓派了,这不是习近平打压邓派排挤邓 派,而是因为邓派自己已经自然消亡。胡锦涛上台晚,其派系形成也晚,现在势头不小,但是按照年头算,胡派的寿命只怕比江派还要短,因为习近平比江泽民和胡 锦涛更强势,他会更快地、更大幅度地提拔自己亲信上位,所以胡派的衰亡也会更快,习派独大的局面也会更快的形成。习近平可以不象江胡那样不得不接受别人指 定的接班人,习近平可能延长自己的任期,他可能会自己指定接班人,甚至可能象邓小平那样指定隔代接班人,因此习派的寿命可能比江派--更不用说比胡派-- 的寿命都长,但是顶多也就是达到邓派的程度即两代半。

每次中共开党代会,外界都要对新的人事布局分析评论,大多数评论都是以派系斗争作为分析框架,着眼于各个派系的起伏消长,指出其中的派系斗争及妥协,最终 达 成某种派系平衡。我这里说的是,既然中共的派系不是立足于观点而是立足于关系,因此每个派系的寿命都只有两代或两代多一点,因此如果到了某阶段,某一派的 人马少了或者消失了,那未必都是派系斗争的结果,在更大程度上只是该派系的自然消亡、寿终正寝而已。把十九届常委会和十八届相比,你会发现,邓派在消失, 江派在萎缩,胡派略有增长。这与其说是派系斗争的结果,还不如说是三代人的新老交替。我想,在分析中共上层派系斗争以及高层人事布局时,记住中共派系有其 寿数这一点应该是很重要的。

最后,要补充说明的是团派。如果我们把出自团中央的官员称为团派,那么,因为团中央作为一个机构持续存在,因而团派似乎也就持续存在,没有例如邓派江派那 样的寿数。但实际上,早先的团派是胡耀邦派,后来的团派是胡锦涛派。两者并非一回事。同样的,通常我们说的上海帮,其实就是指江派。但是,随着习近平的亲 信李强主政上海,未来的上海帮就会是习派,和原来的江派是两回事了。这就是说,我们描述中共内部的派系时,用机构的名字(如团派)或地方的名字(如上海 帮) 来称呼都不准确,因为这种说法会掩盖其内涵的变化,还是用人的名字(如江派、胡派、习派)来称呼更合适些。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