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0日是刘晓波日。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時政۰观察
讲演۰访谈
读书۰评论

今天是刘晓波日

——201012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侧记

胡平  2010年12月21日

 

20101210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市政大厅举行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本来就举世瞩目,今年更是非比寻常。一位西方记者说:由于中国政府的不遗余力,刘晓波的新闻占据了所有国际主流媒体的频道。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2010 1210日是刘晓波日。

颁奖礼庄严,隆重,神圣,感人至深。最感人的一刻莫过于诺委会主席把诺奖证书放在给刘晓波留置的椅子上,全体起立,长时间的鼓掌,向仍在中国锦州狱中的刘晓波致敬。我是很不容易激动的人,那一刻,热泪盈眶。

先前,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告诉我们,如果她不能出席颁奖礼,让我代她致谢词。可是在那以后,我们就再也得不到她的任何信息。负责与挪威诺委会联络的杨建利提议在颁奖礼上,由我代刘霞致谢词,或者是由我用中文朗读刘晓波对最后的陈述,但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方面坚持,如有任何人代表刘晓波或刘霞上台讲话,一定要有法律认证的授权,而我们只有网上的对话记录,所以我们的建议未被采纳。

在一百年来第一次给中国人颁奖的典礼上缺少中国人的声音,这确实是很大的遗憾。于是我们就决定在颁奖礼的头一天,129日晚间的招待酒会上,我上去代刘霞讲几句话。因为我们手里没有刘霞自己写的致谢词,也没有经由刘霞授权别人代写并得到刘霞本人认可的致谢词,所以在发言中,我只能代刘霞说一声感谢,感谢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感谢那些提名和支持的朋友,感谢所有参加颁奖礼的贵宾。你们对刘晓波的支持,不仅表达了你们对刘晓波的关切,而且也表达了对中国所有良心犯的关切,表达了对中国人权问题以及世界和平的关切。

在颁奖礼上,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恰好与美国国会议长南希·佩洛西相邻。佩洛西是资深国会议员,自1989年至今,21年来对中国人权的关切与支持始终不渝。我对她说你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在这次颁奖礼上,我见到了神交已久的米奇尼克(Adam Michnik)先生。米奇尼克是当代波兰最著名的知识分子之一,曾担任团结工会顾问,是波兰民主运动的灵魂人物。早在1988年,我就把《纽约时报杂志》上一篇介绍他的长文翻译成中文发表在《中国之春》杂志上;1998年,我又在《北京之春》杂志上发表一篇长文对米奇尼克做了比较系统的评述。今年7 月,米奇尼克访问北京,和国内几十位自由派学者和维权人士座谈。这次刘晓波获诺贝尔奖,我们几个晓波的朋友在和刘霞商量邀请哪些国际友人出席颁奖礼时,我竭力推荐米奇尼克。这次相见,自然很高兴。在宴会上我和米奇尼克同席。我和他相约今后加强联系。我相信,以米奇尼克的经验和智慧,一定会给我们中国的民主化提供很多深刻的思想和宝贵的建议。

热比娅也应邀出席了颁奖礼。有些异议人士不赞成邀请热比娅,他们担心这会给中共提供口实,说我们民运支持疆独。我当初就提议邀请热比娅。我认为邀请热比娅是完全正确的,非常必要的。不错,部分维族民众确有独立倾向,但在很大程度上,维族人的独立倾向是被共产党逼出来的。既然我们都希望在未来的民主中国,维族人会自愿地选择和我们在一起,那么我们就应该从现在起,充分向他们表达我们的同胞之情。如果连我们都出于避嫌的考虑不邀请他们,那岂不会使他们对我们汉人更不信任?那岂不是把他们朝的方向推?

热比娅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她对采访的记者表示:希望刘晓波获得和平奖后,中国对少数民族有所改变;她受《零八宪章》感动,愿意签署这份宪章。热比娅还表示,她认为维族人对《零八宪章》的看法应该和她是相似的,假如维族人有权利签署宪章的话,她会愿意代表他们签署。只是现在维族人在中国还没有这个权利。现在由于中共的压迫,很难真正听到维族人的心声。参加奥斯陆颁奖活动的另一位维族人士塞托夫(Alim Seytoff)是我们的老朋友,早先出席过几次《北京之春》主办的研讨会。他高兴地对我说: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奖。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流亡藏人的代表也出席了奥斯陆的颁奖礼。就在同一天,藏人在纽约举行集会,纪念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1周年,庆祝刘晓波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纽约地区的很多民运人士应邀出席了这场藏人的集会。我相信,刘晓波获诺奖这件事,对于汉人与藏人、维族人等少数民族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是很大的促进,也为今后我们共同努力,建设民主的联邦的中国是很大的促进。

人们常把这次颁奖礼和1935年德国记者奥西茨基获奖相提并论。其实这两次还是有很大差别的。1935年那次颁奖,在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内部有很大争议,两名成员持反对立场乃至愤而辞职,挪威国王王后拒绝出席颁奖仪式。这次刘晓波获奖,诺委会五名成员一致通过,国王和王后出席了全部三项活动(颁奖礼,宴会和音乐会)。在宴会上,结束用餐后,大家来到客厅,国王与王后也来到客厅。好几位中国异议人士上前与国王交谈并合影。

毫无疑问,今年的和平奖是诺贝尔和平奖一百多年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它给中共当局造成的压力之大,为六四后21年来所仅见;而中共当局的反应之恶劣,更是史无前例。是的,中国正在崛起,但是控制中国的中共当局却是一个对人权与民主等普世价值极端敌视的政权。这里,我要再次强调,今后十年,对于中国是极为关键的,对于人类也是极为关键的。如果在未来十年,中国还未能走上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那么不但是中国自己,还有整个世界,必将遭遇巨大的灾难。这就要求我们决不可一味等待,而必须奋起抗争。要等历史来改变一个专制政权,只是一种推迟抗争和回避风险,要另一代人来抗争来冒险的做法;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抗争很可能更困难,风险很可能更巨大,而胜利则很可能来得更艰辛,更苦涩。

颁奖礼曲终人散,我们应该、也必须使之成为一个新起点,一个动员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为早日在中国实现人权与民主的正义抗争的新起点。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41期2010年12月16日 首发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772

     
   

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图片 (挪威奥斯陆, 2010.12)
胡平为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讲话 (视频, 2010.10)
Hu Ping Speech at Nobel (English, Oslo, Norway, 2010.12.9)
Why We Gave Liu Xiaobo a Nobel (Thorbjorn Jagland, New York Times, 2010.10.22)
今天是刘晓波日——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侧记 (2010.12.21)
《刘晓波文集》导读 (2010.12.11)
围绕颁奖礼的交锋 (2010.12.2)
刘晓波为何坚守国内? (2010.11.18)
我和晓波的交往(上) (2010.11.1)
让刘霞出国领奖 (2010.10.25)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模式 (2010.10.22)
这些年刘晓波个性有了重要转变 (2010.10.14)
化荣誉为责任 (2010.10.11)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2010.10.8)
愿晓波获诺奖 (2010.10.6)
解读《我们不放弃》 (2010.2.1)
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谈起 (2010.2.21)
刘晓波: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2009.12.23)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2007.2.18)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2006.2.14)
推荐《刘晓波文集: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2002)
刘晓波给胡平信 (2000.5.12)
刘晓波给胡平信 (1993.4.21)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 時政۰观察 | 讲演۰访谈 | 读书۰评论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4/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