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为永恒的爱情未必都是永恒。

       毫无永恒感的爱情想必不是爱情。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時政۰观察
讲演۰访谈
读书۰评论

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谈起

胡平  2010年2月21日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2/huping/3_1.shtml 

 

    刘晓波在一审之后,写了一篇《我的最后陈述》,题目是“我没有敌人”。这篇文章赢得很多赞赏和感动,也引起一些批评与争议。这里,谈谈我的看法。
    “敌人”一词,不是指一种性质,而是指一种关系。我们说“张三是男人”,这意思是清楚的;但如果我们说“张三是敌人”,这意思就不清楚了,敌人,对谁而言?谁是谁的敌人?因为孤立的一个人无所谓敌人不敌人。“敌人”这个词,逻辑上必然还包含着另一个人或另一些人,它指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敌人”可以是指“以敌意待我之人”,也可以是指“被我以敌意相待之人”。在文章里刘晓波写有这样一句话:“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他明确讲到“政权的敌意”,政权对谁的敌意?当然是对他的敌意。在“敌人就是以敌意待我之人”这一意义上,刘晓波就是说政权是他的敌人。可见,当他说“我没有敌人”时,这里的敌人不会是“以敌意待我之人”的意思,而只能是“被我以敌意相待之人”,他说他“以最大的善意”也把这种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其实,象“以我之善意对政权之敌意”这种话,刘晓波以前就讲过很多次,因此在刘晓波那里,“我没有敌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应该是清楚的。
    “爱你的敌人”和“没有敌人”,这两句话的意思也有区别。“没有敌人”只是说你不把对方当敌人,也就是说你不恨对方;但“不恨”并不等于“爱”。如果把人的感情比作光谱,那么,爱和恨分别位于光谱的两端,在它们中间还有一系列其他感情状态。马丁 · 路德 · 金说:非暴力行动的核心原则是爱。但是,非暴力政治学专家基恩 · 夏普(Gene Sharp)认为这种说法未免极端。恐怕大多数人都不适合。基恩 · 夏普强调的是,在非暴力抗争中,参加者们在坚持抗争的同时,应当努力克制自己对对方人员的敌意和仇恨,增加自己对对方人员的善意。这对于大多数人应该是可以做到的。换句话,“没有敌人”这种态度可以出自大仁大爱的精神,也可以出自非暴力抗争的自我克制与宽恕。
    据说在1989年“六四”期间,中共元老陈云在一次内部讲话里说:我们不能退让,因为我们过去杀人太多,人民不会原谅我们。
    我想,大多数八九民运的参加者一定会说:不对,我们那时候根本没想过去追究共产党过去犯下的罪过。只要他们接受我们的要求,答应实行民主,我们就满意了。我们知道,在八九民运高潮期间,先是李鹏,后来又加上邓小平,是一些激烈的抗议者的批评目标。然而他们最激烈的口号无非是要他们下台而已。
    陈云讲话表明,面对民众的和平抗争,如果统治集团的主要成员都认为,一旦他们今天作出退让,明天就会被抓去受审判坐监狱;那么他们就很可能拒绝退让而做困兽之斗,用武力镇压抗议者。
    要专制者在和平抗争面前作出有实质意义的退让,取决于很多因素,例如抗议的规模声势,其他民众对抗争的态度,统治集团内部的分化,军警究竟对谁效忠,国际社会的压力,等等;其中还有一条是不可少的,那就是他们相信,虽然他们此前没少干过镇压人民的暴行,但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再进行追究。
    反过来,这也就是说,当民众以和平的方式反专制争民主,他们需要让对方知道,他们要求的是改变制度,而不是惩办具体的人;他们要制止罪恶,但不是要制裁罪恶的执行者;他们愿意宽恕那些原先干过坏事的人。在这个意义上,他们可以说他们没有敌人。
    这并不是说民众就会对先前的暴行置之不理了。该清算的还是要清算的。不过在这里,清算的只是罪恶,例如:要宣布先前的暴行是错的,是违法的,要给受害者平反昭雪,经济赔偿等等,但是不清算罪恶的执行者。
    在非暴力抗争的理论和实践中,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把罪恶和罪恶的执行者区分开来。是的,罪恶都是人干出来的,制止罪恶而又不制裁罪恶的执行者,这看上去不符合恶有恶报的正义原则。然而在非暴力抗争中,你必须做出这样的区分。如果我们对专制者说:“放下屠刀,你不能杀我们,等我们接过刀来杀你。”那还搞得成吗?
    由此可见,自我克制与宽恕,乃是非暴力抗争的有机组成部分。只要你参加非暴力抗争,你就必须坚持自我克制与宽恕。综观数十年来以和平方式实现民主转型的地方,不论是南韩、台湾、南非和印尼,还是苏联与东欧,都没有对原先的专制统治者再进行政治清算。是的,有的专制者后来又被起诉甚至被判刑,但那是因为他们的经济问题,贪污腐败问题,而不是先前的政治迫害问题。也有个别人因为先前的政治迫害罪行而受到追究,但很快就被赦免了。饱受专制压迫之苦的民众对专制者心怀愤恨是很正常的,也是很正当的。只是,非暴力抗争要求我们克制自己并宽恕敌人。
    在今日中国,“天安门母亲”是受专制迫害最深重的群体之一。她们在公开信里这样写道:“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种不幸的发生,原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统治,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了这个理智的选择。”
    刘晓波始终高度赞扬天安门母亲,赞扬她们“以爱心融化恩怨,以理性约愤怒,以善意化解敌意,以和解缩小鸿沟,以勇气呼唤良知,以坚韧赢得尊敬”。现在刘晓波的这份最后的陈述,正是阐述了他的一贯立场。
   
在“六四”20年后的今天,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很多方面,人民展开非暴力抗争要比以前更艰难,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更多更复杂,其中有些问题在历史上都是没有先例的。但无论如何,坚持非暴力抗争依然是十分必要的,不可或缺的。对很多人来说,非暴力抗争是唯一的选择,除非你放弃抗争。考虑到这一点,我们不能不对刘晓波的抗争表示更高的敬意。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期 2010年2月11日 首发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14

 

   

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图片 (挪威奥斯陆, 2010.12)
胡平为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讲话 (视频, 2010.10)
Hu Ping Speech at Nobel (English, Oslo, Norway, 2010.12.9)
Why We Gave Liu Xiaobo a Nobel (Thorbjorn Jagland, New York Times, 2010.10.22)
今天是刘晓波日——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侧记 (2010.12.21)
《刘晓波文集》导读 (2010.12.11)
围绕颁奖礼的交锋 (2010.12.2)
刘晓波为何坚守国内? (2010.11.18)
我和晓波的交往(上) (2010.11.1)
让刘霞出国领奖 (2010.10.25)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模式 (2010.10.22)
这些年刘晓波个性有了重要转变 (2010.10.14)
化荣誉为责任 (2010.10.11)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2010.10.8)
愿晓波获诺奖 (2010.10.6)
解读《我们不放弃》 (2010.2.1)
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谈起 (2010.2.21)
刘晓波: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2009.12.23)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2007.2.18)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2006.2.14)
推荐《刘晓波文集: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2002)
刘晓波给胡平信 (2000.5.12)
刘晓波给胡平信 (1993.4.21)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 時政۰观察 | 讲演۰访谈 | 读书۰评论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4/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