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觉得由外国人来关心中国人的人权似乎不那么体面,

      而且其用心也有些可疑;

      很好,那你就该自己起来为同胞的人权而战。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時政۰观察
讲演۰访谈
读书۰评论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胡平 2007年2月18日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huping/3_1.shtml

 

 

    今年6月,美国的博大出版社出版了刘晓波的一部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90年代以来,民族主义在中国兴起。对于这一历史时期出现的民族主义,已经有很多人写了很多文章。在我读到过的相关论着中,刘晓波这本格外有份量。凡是关心当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者,都应该读一读这本书。
   
   
刘晓波这本新书,单单是它的名字就锋芒毕露。平常人们都说民族主义是双刃剑,但刘晓波却毫不含糊地指出当今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也许你会感到这个书名很刺眼,那么很好,你正需要读读这本书。我相信你在读完之后会承认作者自是有他的一套道理。
   
   民族主义常常不是靠它“是什么”来定义,而是靠它“反什么”来定义
   
   
美国著名学者、卡特时代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苏东剧变前的1988年出了一本书《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断言共产国家的失败。其中有一段专门讲到民族主义和民主化的关系问题.我们知道,民族主义并不总是一个国家的自我认同,在很多时候,它是一国对他国的关系的反射。简言之,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常常不是靠它“是什么”来定义,而是靠它“反什么”来定义.波兰、捷克、匈牙利这些国家的民族主义是针对苏联的,是反苏的,因此它有利于民主化。苏联的民族主义则是针对美国的,是反美的,因此是不利于民主化的;而苏联的一些加盟共和国,特别是波罗的海三国,他们的民族主义也是反苏的,因此也是有利于民主化的。布热津斯基还提到台湾的民族主义,也就是台湾意识,它针对的是国民党这个所谓的外来的专制政权,所以对民主化也有推动作用。亨丁顿在谈到台湾的民主化时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那么,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呢?按照这种分析,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主要是针对西方,尤其是针对美国,所以对民主化有很大的消极作用。
   
   
像这样,不是从“是什么”,而是从“反什么”,去定义一国的民族主义,确实很有启发性,但我以为还需进一步分析。按说在毛时代的中国,尤其是在50年代60年代,最重要的外国就是苏联,应该说中国也有反苏的情绪,毛泽东后来发起中苏论战,和苏联决裂,应该说也投合了中国人的这种反苏的民族主义.但是和东欧国家的情况相反,中国的反苏的民族主义非但没有像东欧的反苏的民族主义那样走上比苏联修正主义还修正主义的大道,而是走上了比斯大林主义还斯大林主义的死胡同。由此可见,同样是带有反苏情绪的民族主义,既可能像东欧那样产生对民主化有利的结果,也可能象中国那样产生对民主化有害的结果。在这里,统治集团的操控显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再比如清朝末年的民族主义,当然是产生于和西方列强的冲突,因此具有反西方的特性。但同样是对西方挑战的回应,既可以产生义和团式的排外,又可以产生康梁的向西方学习变法图强。
   
   当代中国民族主义的虚假性
   
   
回到单刃剑或双刃剑的问题上来,刘晓波认为,在殖民时代,殖民地人民反抗殖民霸权,争取民族独立和自由,这时候的民族主义具有善恶两重性,是双刃剑。但是等到后殖民后冷战时代,当国际大势走向以自由民主为主导潮流的时候,民族主义往往就走向了反面。特别是独裁政权煽动的民族主义就祇是单刃毒剑,是恶棍的最后庇护所,是政客弄权的意识形态工具,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民族坠入蒙昧深渊的标志。
   
   
刘晓波对当代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进行了全面的描述和深入的剖析,揭示出它的好战性、流氓性和犬儒性。作者还分别评述了反美的、反日的和反台独的民族主义.作者既有理论修养,又有历史知识,更有身处其间的深刻感受,再加上犀利的文笔,洞若观火,江河直下,酣畅淋漓,正是典型的刘晓波式的论述风格。限于篇幅,我这里祇提一点.作者举出许多事例,说明了当今中国民族主义的虚假性。某些爱国愤青,在外国政府面前向狂热的狮子,在本国政府面前却像温驯的羔羊。在伊拉克战争期间,反美愤青曾发起被当局默许的声势浩大的网络签名信,然而等到他们准备在美国驻京使馆前举行上千人的示威游行,却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理由取缔,他们就一声不吭地偃旗息鼓了。在保钓运动中,7名登上过钓鱼岛的爱国者,当他们被日本警方带走时,个个昂首挺胸,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式;可是当他们被日本遣返回国,一下飞机就被上海警方带走,他们却乖乖就范,无声无息。
   
   
其实,保钓运动本身就很滑稽。因为外交主要是政府出面的事,国民要想在对外关系中实现自己的愿望,他就应该向本国的政府提出要求,施加压力。如果你对政府的现行政策不满意,你当然应该首先抗议政府。如果你认为钓鱼岛是中国领土,那么你就该要求中国政府派人守卫,你就该反对中国政府的所谓“搁置主权,共同开发”政策。更何况,中国搁置主权,日本人可没搁置。日本方面在钓鱼岛上的动作频频,中国政府理当针锋相对,坚决回敬。作为中国公民,你就该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立即采取强硬措施。就拿韩国做比较吧。我们知道,和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端相似,韩国和日本之间有一个独岛的争端,韩国和日本双方都声称独岛是自己的领土。今年3月,日本有一架侦察机飞近独岛,韩国立刻派出四架战斗机拦截。去年,韩国还在独岛附近举行军事演习,以此宣示对独岛的主权。想想看,如果韩国政府在独岛的问题上光说不练,韩国的反日民众会饶过他们的政府吗?
   
   
刘晓波指出,伴随着国力军力的增长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以国家主义为导向的民族主义也日益高涨.当下的中国似乎具备了变成法西斯的全部条件。但是刘晓波并不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思潮能够发展成行动上的法西斯。因为中国的硬实力还很不够,软魔力更是一塌糊涂.今天的中国人大都变成了精明的犬儒,满口民族大义,一肚子个人算计。《第三帝国兴亡》的作者夏伊勒比较过德国的法西斯主义和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法西斯主义本来产生于意大利,德国是跟着意大利学来的,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夏伊勒说,意大利人太精明了,太老于世故了,他们的法西斯主义徒有其表。这倒和中国很相似。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可以低估其危害。  

 

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图片 (挪威奥斯陆, 2010.12)
胡平为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讲话 (视频, 2010.10)
Hu Ping Speech at Nobel (English, Oslo, Norway, 2010.12.9)
Why We Gave Liu Xiaobo a Nobel (Thorbjorn Jagland, New York Times, 2010.10.22)
今天是刘晓波日——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侧记 (2010.12.21)
《刘晓波文集》导读 (2010.12.11)
围绕颁奖礼的交锋 (2010.12.2)
刘晓波为何坚守国内? (2010.11.18)
我和晓波的交往(上) (2010.11.1)
让刘霞出国领奖 (2010.10.25)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模式 (2010.10.22)
这些年刘晓波个性有了重要转变 (2010.10.14)
化荣誉为责任 (2010.10.11)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2010.10.8)
愿晓波获诺奖 (2010.10.6)
解读《我们不放弃》 (2010.2.1)
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谈起 (2010.2.21)
刘晓波: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2009.12.23)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2007.2.18)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2006.2.14)
推荐《刘晓波文集: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2002)
刘晓波给胡平信 (2000.5.12)
刘晓波给胡平信 (1993.4.21)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 時政۰观察 | 讲演۰访谈 | 读书۰评论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4/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