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是对完美的不断追求

          和对不完美的不断妥协。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時政۰观察
讲演۰访谈
读书۰评论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胡平  2006年2月14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20060214.html

 

 

    要实现社会公正,就不能只靠强化税收,增加社会保障,而是必须要对权贵们的不义之财进行清算。

                                  ——刘晓波

 
   
去年,在美国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出版了刘晓波先生的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全书分为九章,共478页。正文之前有陈奎德博士写的序言,标题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陈奎德称刘晓波是当代中国言论界一个方面的代表,民间舆论的标杆。陈奎德特地指出,今天的刘晓波,与二十年前以黑马姿态跃上文坛的刘晓波,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粗略地说,在西方思想资源的侧重点方面,(刘晓波)是从德法式脉络走向英美式脉络;在思想倾向上,是从感性浪漫主义走向理性经验主义;在学术取向上,是从审美判断走向伦理判断;在对超验性的思考上,是从尼采走向基督;在为人为文的姿态上,则是从狂傲走向谦卑”。这里我借用一句古话,那正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刘晓波是个高产作家,几乎每一天,你都能从互联网上读到他的新作。凡是对中国民间思想界略有关注的人,没有不知道刘晓波的,也没有对刘晓波的文章不熟悉的。然而也正因为刘晓波的文章太多,涉及的问题太广,而且不少文章都是因一时一地之事而引发,一般人在阅读时很难不有遗漏,也很难对刘晓波的思想有一种系统的把握和理解。这是令人遗憾的,不过这种遗憾似乎又很难避免。因为刘晓波事实上已经成了中国异议人士群体的发言人。对当今中国发生的每一件大事迅速地作出反应,发出自己的声音,好像已经成了刘晓波的责任和义务,好像也已经成为广大读者的期待和要求。我们必须说,刘晓波在扮演发言人的角色上做得极其出色。仅此一端也就够我们敬佩的了。更可贵的是,刘晓波在这种不间断的时评政论之外,还写下了《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这样一本大部头,这就给读者系统地把握和理解他的思想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文本。凡是对中国民间思想界感兴趣的人,都应该看一看。
   
   
刘晓波这本新书内容丰富,几乎涉及到当今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方方面面。书中有对各种复杂问题的梳理与分析,有作者的批评和主张,相当完整地表达了作者的主要政见。限于篇幅,我不可能详细介绍。眼下只谈一点。
   
   
在本书第三章,作者分析和探讨了产权改革与政治民主化的问题。我以为这是当今中国最重要,并且最混乱,同时也是最棘手的一个问题。
   
   
首先,刘晓波指出,产权改革是必需的;然而在没有政治改革,没有政治民主化的情况下推行产权改革,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权贵私有化。时至今日,权贵们已经把国家的资产和集体的资产瓜分殆尽。中国的贫富悬殊并非市场经济的结果,而是权贵们抢劫人民财产的结果。因此,在中国,要实现社会公正,就不能只靠强化税收,增加社会保障,而是必须要对权贵们的不义之财进行清算。
   
   
刘晓波正确地指出:“在中国,政治自由主义和所谓‘经济自由主义’的主流经济学的实质区别,在于如何面对权贵私有化的既成现实”。主流经济学家反对清算,主张对不义之财进行既往不咎的一刀切式的无条件赦免。刘晓波对此做出了有力的反驳。他强调实行清算是实现社会公正的途径之一。清算应该主要针对国家公职人员,要以法治的手段进行清算,不要运动式的清算。不错,权贵者们恐惧清算,因此千方百计地抗拒清算。但是刘晓波认为,权贵者们的恐惧,其效果也有两面性,它既可能使权贵者顽抗到底,也可能使权贵者顺从民意――“只要民间要求社会公正的道义压力足够强大,设计出的清算策略以法治秩序为底线”。
   
   
在这里,刘晓波不但肯定了清算的道义正当性,也指出了促成清算得以实施的现实可能性,同时还从原则上提出了进行清算的基本策略,从而也就是阐明了清算的可操作性。最后,刘晓波重申,在中国国情下,无论清算不义之财的现实可行性多么渺茫,自由主义者也决不能主动向不义现实缴械投降。我们必须动员力量向政府施加压力,哪怕其效果甚微,也决不能认同权贵私有化的既定现实。
   
   
关于产权改革与政治民主化的问题,关于权贵私有化和清算的问题,实际上是当今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我相信,刘晓波提出的道义立场,运作策略和操作方案,对于我们认识和解决这一问题具有重大的指导作用。
   
   
── 原载 人与人权

 

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图片 (挪威奥斯陆, 2010.12)
胡平为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讲话 (视频, 2010.10)
Hu Ping Speech at Nobel (English, Oslo, Norway, 2010.12.9)
Why We Gave Liu Xiaobo a Nobel (Thorbjorn Jagland, New York Times, 2010.10.22)
今天是刘晓波日——2010年12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侧记 (2010.12.21)
《刘晓波文集》导读 (2010.12.11)
围绕颁奖礼的交锋 (2010.12.2)
刘晓波为何坚守国内? (2010.11.18)
我和晓波的交往(上) (2010.11.1)
让刘霞出国领奖 (2010.10.25)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模式 (2010.10.22)
这些年刘晓波个性有了重要转变 (2010.10.14)
化荣誉为责任 (2010.10.11)
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 (2010.10.8)
愿晓波获诺奖 (2010.10.6)
解读《我们不放弃》 (2010.2.1)
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谈起 (2010.2.21)
刘晓波: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2009.12.23)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2007.2.18)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2006.2.14)
推荐《刘晓波文集: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2002)
刘晓波给胡平信 (2000.5.12)
刘晓波给胡平信 (1993.4.21)

Back | Home | Up | Next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 時政۰观察 | 讲演۰访谈 | 读书۰评论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4/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