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倘若没有周恩来,

        毛泽东还不知会“左”到哪步田地。

        但问题在于,如果没有周恩来,

        毛泽东是否还能“左”得下去?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胡平在德国大学演讲纪实

自由·文化·学术与外交

——民运理论家胡平先生应邀在德国四所大学演讲纪实

刘毅(德国)  1997年8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理论家及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胡平先生,於今年五、六月
间先後接到来自德国的慕尼黑大学汉学系、美茵兹大学汉学系、柏林自由大学政治
系、柏林洪堡大学汉学系共四所大学的演讲邀请。六月十五日,胡平先生从美国纽
约乘飞机风尘仆仆抵达德国慕尼黑,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学术演讲和文化交流活动。

      十六日上午十时,德国《南德意志报》记者获悉胡平先生来德国演讲的消息
後,抢先采访了他。正处於还没转过时差的胡平虽然旅途劳累,却仍提起精神接受
记者采访。在大约两个小时的访谈中,胡平就记者提出的中国人权问题和香港回归
等问题作了详尽的回答。当晚十七时他赶到慕尼黑大学汉学系,在演讲前与本次演
讲活动的主要邀请人汉学家Hans
  Kuehner教授会晤,参加晤谈的还有
汉学系的负责人Ptak教授。为了表示谢意,胡平将他已出版的著作《从自由出
发》和《开拓——北大学运文献》分别赠送给两位热诚友好的汉学家,并签名留念。

      晚十八时第一场演讲开始,ptak教授主持,Kuehner教授翻译。
在近两个小时的演讲和问答中,胡平就“东西方文化冲突”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浅
出、论据充分的讲解,尤其是对美国著名学者亨丁顿关於东西方文化冲突论述中所
存在的误解加以澄清和纠正,他一再强调真正的冲突并不在於文化和生活习惯上的
冲突,其实是政治制度和经济利益上的冲突,而且事实证明不同文化、不同习惯的
族群是能够做到相互尊重、相互容纳、相安无事的。

      演讲结束後,胡平应邀出席了德国华侨协会理事长、中华民国前立法委员徐
能先生在广州酒家为其举行的丰盛接风晚宴,徐理事长不仅尽了地主之谊,而且还
邀请了数位德中友好人士坐陪,参加晚宴的有Kuehner教授,慕尼黑政治系
学生Ralf、汉学系博士、杨予韶博士及原大陆记者李绍州先生等人。在席间的
友好交谈中,徐能先生以崇敬的心情介绍了当年孙中山先生流亡海外的情景及英勇
奋斗、百折不挠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胡平亦同表尊敬,并将今天的海外民运与当年
的海外民运加以比较。Kuehner教授问胡平:在未来的中国民主政治中,您
将担任何种角色?胡平答:对於从事民主政治的人士来说,政治家的角色位置当然
重要,不过我同时还可以在自由民主的理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十八日至二十日,胡平又从慕尼黑乘汽车、火车,日以继夜地奔赴於美茵兹
和德国的首都柏林,开始了本次学术演讲和文化交流活动的最紧张阶段。在路经斯
图加特时,欧工协监事会主席常征先生於亚洲酒家为胡平设午宴款待。在这三天时
间,来回行程两千多公里。午後在美茵兹大学汉学系、柏林自由大学政治系、柏林
洪堡大学汉学系连续演讲,所演讲的主题分别是:“中国的经济改革”、“中国的
民主化前景”及“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命运”。在紧张的演讲过程中,胡平不但与柏
林自由大学政治系暨中国与东亚政治研究中心负责人Pfennig教授和柏林洪
堡大学系Felber教授分别进行了短暂的会晤,亦先後接受了“德国之声”、
柏林“多元文化广播电台”和日本《东京新闻》等新闻单位的专访。另外,在柏林
除了两所大学的演讲之外,柏林“中华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萧王晓蓉女士和副会长
童碧珠博士亦邀请胡平在泰东饭店与华侨和留学生餐叙,并就“民主思想在中国的
传播及民运现状”这一主题进行专题演讲。

      更使德国汉学家和学者教授及大多数听众高兴的是,他们不仅了解了这位中
国民主墙时代的民主运动先驱脚踏实地、坚持不懈、始终如一的抗争经历,同时亦
目睹了胡平严谨的学术态度和雄辩的演讲才能。有了解胡平的北大留学生如是说:
胡平的演说风采正是八零年北大竞选的再现,而且更加成熟。许多留学生和德国学
生为了进一步了解胡平,纷纷购买他带来的著作和《北京之春》,并请求他签名留
念。一位特别关心海外民运的留学生激动不已地对笔者说:胡平先生这一周在德国
的五场演讲及与德国学术界的文化交流活动,不仅仅是纯民间的文化和学术上的交
流,同时也可看作是一次具有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的民运文化外交。□

 

——《北京之春》 1997年8月号 http://beijingspring.com/bj2/1997/440/2003124155754.htm

     
   

Back | Home | Up | Next

“习核心”的权力格局 (2017.2.7)
非暴力抗争面面谈——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的演讲 (2014.11.2)
昆明惨案西媒为何未用“恐怖袭击” (2014.3.6)
林昭:被葬送的青春一代的集体化身 (2014.1.10)
中国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 (2010.11.16)
在纽约纪念六四会上的发言 (2008.6.4)
中国人的心理恐惧——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2007.4.16)
评布什亚洲行和布胡会谈 (2005.11)
胡平在联大会议场外的讲演 (2005.9.28)
【专访】胡平谈新作《犬儒病》 (2005.6.27)
纪念就是抗争——在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十六周年集会上的讲话 (2005.6.4)
胡平透彻分析两岸关系——在哈佛燕京“中国论坛”上的演讲 (2005.5.14)
胡平谈中共对台搞统战转移危机 (2005.4.2)
无法面对的历史 (2005.3.26)
胡平谈公共知识分子——在美国国会有关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会议上发言 (2005.3.10)
悼念紫阳告别中共的重大意义“悼念紫阳 告别中共” (2005.2.14)
要得公道打个颠倒——在维吾尔人权研讨会上发言 (2004.12)
剖析中共暴政──在纽约《评共产党》研讨会上演讲 (2004.12.8)
高瞻访谈录 (2001.9)
评北京新出炉的黑名单 (2001.7)
胡平向中共下战书──记胡平湾区讲演 (2001.6)
胡平澳洲行 (1999.4)
胡平在德国大学演讲纪实 (1997.8)
确立基本价值选择——在耶鲁大学的讲演 (1995.4)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1/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