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楚汉相争,一次,项羽抓了刘邦的父亲,扬言刘邦不投降就

杀 了他父亲炖成肉羹吃,刘邦听说后说我们两人是结拜兄弟,

我 的父亲也是你的父亲,如果杀了的话就分一杯羹给我。项羽

得 到这样的回应很恼火,转念一想,就是杀了刘邦的父亲也无

  济于事,反而只给自己留下恶名,所以干脆把刘邦的父亲放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世界日报《名家觀點》胡平:習思想進黨章  想反誰就反誰

胡平 20179月24日

 

 


俄國作家陀思妥也夫斯基在小說《卡拉馬佐夫兄弟》裡講過這個故事:一天,基督返回人世,在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正猖獗時來到了塞維里亞。成千上萬信眾立即湧上前去。宗教大法官一眼就認出他是真正的基督,但他仍然以基督的名義指控對方是偽基督,並將之投入監獄。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假如毛澤東從水晶棺材裡爬出來,他一定會指責現在的中共領導人:「你們搞的什麼名堂?」而現在的中共領導人一定會趕快摀住他的嘴巴,把他再送回到水晶棺材。

現在,毛澤東思想仍然被寫入中共黨章,並被列為全黨的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但毛澤東早已死了,對毛澤東思想的解釋權早已落在現任的中共領導人身上, 於是,毛澤東思想就成了現任中共領導人手中揉搓的麵團。這就和毛澤東在世在位的時候大不相同。毛澤東在世在位時,只有毛澤東本人才是毛澤東思想的終極解釋 者。既然黨章規定了毛澤東思想是指導思想、行動指南,就意味著,毛澤東說的話就是不可違抗的聖旨,誰反對,按定義就是反黨。

據說,文革初期批鬥彭真,有如下一段對話:

紅衛兵:彭真,你為什麼反對毛澤東思想?

彭真:我不反對毛澤東思想。

紅衛兵:毛主席說你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你承認不承認?

彭真語塞。

日前,中共宣布19大將修改黨章,確定「要把黨的19大報告確立的重大理論觀點和重大戰略思想寫入黨章」。由此引出的問題是:習近平思想會寫進新黨章嗎?

自江澤民時代以來,中共把歷屆最高領導人的政治理念寫進黨章,並列為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已成為慣例,不足為奇。但同樣是寫進黨章,怎樣表述、何時寫進,這中間大有講究。

現行中共黨章是這樣寫的:「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

1、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均寫上了姓名,而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卻沒寫姓名,因此要低一級。

2、在中共話語系統中,「主義」最高,「思想」次之,「理論」再次之,至於「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因為只是某一種思想或主張,就更等而下之了。

3、鄧小平理論是在1997年9月中共15大上才寫進黨章的,當時鄧小平已去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和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分別在2002年中共 16大和2012年中共18大寫進黨章,列為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那時,江澤民和胡錦濤都已卸下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務。這就是說,當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 濤的思想被列為黨的指導思想時,他們都已不在位,甚至不在世了,對該思想的解釋權都已落在別人身上了。

現在來看19大,習近平的政治理念會以何種方式寫進新黨章。1、如果寫上習近平名字,那就超過了江、胡。

2、如果稱之為習近平思想,那就與毛並肩,超過江、胡,而且也超過鄧。從現在情況看,直接寫成習近平思想的可能性很小,更大可能是寫成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這就低於毛,與鄧在伯仲之間。

3、如果在19大上,習近平思想或治國理政思想寫進黨章,就非同小可。意味習近平在位期間,就使自己的思想成為黨的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而習近平本 人當然是習近平思想或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的唯一正版。以後,他的政治講話就成了金科玉律,他想反誰就反誰,誰反對誰就是反黨。而此前只有毛在世時享有過如 此巨大權力,江、胡、乃至鄧,都不曾有過。

2007年中共17大,也就是胡錦濤第一屆任滿、第二屆開始時,他提出科學發展觀就寫進該次大會通過的黨章,但並沒有加上姓名,而是掛在黨中央名 下,且沒有放在黨的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之列;等到五年後的18大,才被列為黨的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假如在19大,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不寫上習近平名字, 只是掛在黨中央名下寫進黨章,且並不放進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之列,就重蹈胡錦濤舊轍,毫無突破、毫無新意了。

以習近平現有權勢,他顯然不會甘心。習近平想的是一步登天,直接把「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放進黨的指導思想或行動指南。只是要做到這一步也有阻力,或許最後會採取某種中間形態的表述也未可知。

(作者係政論刊物《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


     
   

Home | Up | Next

对 郭文贵妻女来美一事的一种解释 (2017.6.26)
向姚文田先生致敬 (2017.6.19)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 集 | 時事۰縱橫 | 广 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28/17 0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