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网络的发明和普及对专制政权产生了有力的冲击。然而正

像我早在十几年前就指出的那样,现今中国所享有的言论自由空间,

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都是靠互联网提供的。但唯其如此,我们才不可

盲目乐观。因为当局可以利用其专制权力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

极大地压缩倚托于网络的言论空间,从而控制言论本身。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胡平 2017年6月5日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下载声音

 

中共当局出台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一步收紧对手机、互联网平台信息发布的控制。新规定从6月1日起实施。(AFP)

中共当局出台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一步收紧对手机、互联网平台信息发布的控制。新规定从6月1日起实施。(AFP)

日前,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网信办)出台新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一步收紧对手机、互联网平台信息发布的控制。新规定从6月1日起实施。按照这个新规定,在内地微信、微博等社交工具和网络发布非官方的新闻信息,将面临被罚款2至3万人民币,甚至被追究刑责。这是习近平当局进一步压制言论自由,使中国沦为《1984》的一个重大举措。后果极其严重,性质十分恶劣。

我们知道,所谓“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领导小组”是在2014年2月成立的,由习近平亲自兼任小组长。去年11月,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定于2017年6月1日生效。这个《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就是为了实施网络安全法而制定的。换言之,新规定这笔帐,不能不算在习近平头上。

新规定划定,适用于通过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即时通信、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新闻信息的平台。新规定要求,上述平台必须取得许可才能发布新闻信息。这就是说,现在国内日渐成为信息沟通传播主要渠道的微博、论坛,以及微信、QQ等社交工具,如发布新闻信息都要领取许可证,否则违法,而许可证条件十分苛刻,如须设总编辑、由中国公民负责、须接受专业培训、持有政府颁发的记者证等。按照新规对网络新闻信息的定义,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 这就是说,涉上述信息的发布,未经许可一律违法。 举例说,内地突发事件现场网民用手机即拍发布,如未获许可证即违法;甚至擅自发表评论也不可。 

不难看出,倘若上述规定得到严厉执行,那么,由网络造成的相对独立的言论空间将荡然无存。中国的言论自由状况将倒退到毛时代。

近二十多年来,尽管中共当局始终打压言论自由,但是在中国,还是出现了相当广泛而活跃的自由言论。这主要是得力于网络的普及。发生在各地的重大公共事件,人们也都是通过网络、通过自媒体得到发布和传播的。早就有中国网民说,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最好礼物”。我还可以说一句:中国的网民是世界上最好的网民。无怪乎美国《时代》周刊把中国网民评为2006年风云人物。在中国,网络发挥了两大作用。第一,网络创造出某种独立的言论空间。我们知道,共产党控制言论靠的是两手,一是以言治罪,一是垄断媒体。互联网的意义就在于它打破了政府对媒体的这种垄断。网民们可以借助于网络,不经审查而自由地发表文章或消息,政府只可能事后追惩,很难事前预防。于是,民间就拥有了自己的相对独立的言论空间。网络的第二个重大作用在于它增进了境内外信息的自由交流。毕竟,共产党的权力再大,它也只能控制境内而无法控制境外。共产党只能设法控制境内外信息的自由交流。在传统媒体的时代,这种控制比较容易。在网络时代,这种控制变得越来越难。

毫无疑问,网络的发明和普及对专制政权产生了有力的冲击。然而正像我早在十几年前就指出的那样,现今中国所享有的言论自由空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都是靠互联网提供的。但唯其如此,我们才不可盲目乐观。因为当局可以利用其专制权力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极大地压缩倚托于网络的言论空间,从而控制言论本身。

可以想见,在新规定的压迫下,内地会有更多的人翻墙,会有更多的人使用境外的自媒体(如推特、脸书),出口转内销。境外的自由网络,包括人权团体和民运团体的网站,将扮演更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角色。早先,在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内地很多人用收音机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或BBC。网络和手机普及后,还听收音机的人就少了。现在看来,恐怕又会有更多的人重新打开收音机。针对着中国大陆情况的变化,在境外的人们也应该作出相应的调整。与此同时,我们也寄希望于科技界,希望他们能早日发明更好的技术以打破中共当局的封锁。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加强对专制者的正面抗争。无论先进的科学技术能给我们多大的帮助,毕竟,没有什么能代替我们对专制者的正面抗争。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胡平特约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uping-06052017142240.html

     
   

Back | Home | Up | Next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05/17 2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