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转型是一个庞大的系列工程。对民主转型的研究也涉及到很多方面,从民主理念的

阐发和推广到公民社会的形成,从少数异议人士的发声到群众性的民主运动,从朝野的

冲冲突到对话与谈判,从制宪到选举,从民主的巩固到转型正义,等等。            

研究和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是时代赋予的使命,它极其艰巨,也极其光荣;它需要第一

流的胸怀和第一流的才智。我们殷切地希望有更多的仁人志士投身于这项伟大的工程。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胡平 20175月5日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下载声音

 

2017年4月15日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在普林斯顿大学成立。(陈奎德提供)

2017年4月15日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在普林斯顿大学成立。(陈奎德提供)

2017年4月15日,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在普林斯顿大学路易斯图书馆举行会议,正式宣告成立。

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是由中国学者、民主人权活动人士发起的一个非盈利性的研究和教育机构,目的在于通过研究、出版、教育等活动,为中国的政治经济转型提供必要的理论支持和知识储备,并促进不同群体的沟通、对话,为中国成功实现民主转型竭诚尽力。研究所的发起人有王天成、滕彪和我三人。王天成任所长,我是名誉所长。在筹备期间,我们得到了很多海外的和国内的朋友的支持、鼓励与赞助,在此一并致谢。

几位发起人,一方面都接受过良好的学术训练,有相当的研究能力,另一方面,又都深度地参与过推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实际活动,拥有丰富的第一手经验。中国的民主转型问题不只是我们的学术兴趣,也是我们的社会关怀。

当今世界,最重大的问题莫过于中国问题,而中国的民主转型则是重中之重。5年前,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Michael Rudd)在《澳洲人》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面对中国崛起,西方缺乏准备”。文中有句警语:“很快我们就会来到一个历史时刻:自从乔治三世以来的第一次,一个非西方、非民主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以研究民主转型著称的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拉里.戴雅门(Larry Diamond)指出:“中国向何处去? ——这是未来数十年内,全球民主前景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事实上,这或许是前途未定的世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课题。


民主转型是一个庞大的系列工程。对民主转型的研究也涉及到很多方面,从民主理念的阐发和推广到公民社会的形成,从少数异议人士的发声到群众性的民主运动,从朝野的冲冲突到对话与谈判,从制宪到选举,从民主的巩固到转型正义,等等。其中有些问题更具迫切性。首先是破局问题。我们知道,转型可以有好几种形式,有自上而下的方式,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可算一例。有协商性转型,以及街头运动、颜色革命等方式。作为民间人士,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培育公民社会,推动民间抗争。还有暴力抗争与非暴力抗争的问题,我们更关心的是可操作性与可行性,也就是一般民众如何切入如何实行的问题。

再有族群冲突问题,如今不但有台独、疆独和藏独,而且又出现了港独。尽管这些分离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共一党专制压迫所致,但是在一党专制下,连台独都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更何况其他,因此,统独问题这道难题,到头来很可能是出给未来的民主政府的。只有在专制结束,民主转型开展之後,分离主义的观念才有机会获得广泛的传播,分离主义运动才可能发展到足够的规模;其次,民主的政府总会更尊重民意,不会轻易使用暴力;另外,初初建立起来的民主政府很可能是一个比较弱的政府,它面临着很多的问题急需处理,内部又意见纷纭,彼此牵制,这样,即便它反对分离主义运动,可能也难以调动足够的力量去有效地制止。由此引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现在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在大陆民主转型后,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包括台独、藏独、疆独和港独在内的各种分离主义运动。我们之所以必须在今天就对这一问题加以认真的考虑,那不仅仅是因为未雨绸缪胜过临阵磨枪,而且也是因为在当前,有些人正是看到了别的一些国家在民主化之後,由於未能处理好统独问题而导致分裂以至内战,故而对民主化本身产生疑虑;专制者也正在利用这种疑虑作为抵制民主化的借口,所以,我们必须向人们指出一种在民主与和平的前提下,解决统独问题的既合情合理又深具现实可能性的方案。

研究和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是时代赋予的使命,它极其艰巨,也极其光荣;它需要第一流的胸怀和第一流的才智。我们殷切地希望有更多的仁人志士投身于这项伟大的工程。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胡平特约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5082017110936.html

     
   

Back | Home | Up | Next

一带一路,亚投行影响为何日盛?盘古员工庭审说明了什么?(2017.6.9)
中国会沦入《1984》吗?-评中共当局互联网管理新规定 (2017.6.5)
纪念“六四”的四层意义 (2017.6.4)
《软埋》挖出埋不住的土改悲剧 (2017.5.29)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5.25)
中国社科院40年,姓党姓马好幸福? (2017.5.22)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2017.5.18)
反腐,北京会学香港吗 (2017.5.12)
金融反腐出重手,揭开中国金融黑幕一角?(2017.5.8)
为中国民主转型竭诚尽力 (2017.5.5)
写在十月革命100周年 (2017.5.4)
谁是郭文贵国内保护伞?(2017.5.1)
谈谈文革中的“奉旨造反” (2017.4.28)
反习王派的最后机会 (2017.4.27)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6/09/17 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