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清查五一六,实际上就是镇压造反派。

直到今天,当局仍然要对清查“五一六”的背景和内幕严加保密也就

很可以理解了,因为它需要维护维护毛、周的形象。现在有不少毛左

歌颂毛歌颂文革,无非是说毛主张“造反有理”,毛发动群众批斗当

权派,可是单单是一场清查“五一六”运动就足以推翻这套说法了。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清查“五一六”之谜

胡平 2017年2月13日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下载声音

 

图片:青年们手捧毛泽东像。(网络资料)

图片:青年们手捧毛泽东像。(网络资料)

十年文革有几大谜,其中之一是清查“五一六”运动。 

杨继绳先生在其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一书里指出:“文革中整人时间最长、受害者最多的运动是清查‘五一六’运动。这个运动发端于1967年8月,高潮是1970年和1971年,1972年基本停止,直到1976年才不了了之。受到清查的人以千万计,整死人以10万计。” 

杨继绳引用金春明对他讲的一段话。中共文革史专家、中央党校教授金春明说:“我虽然研究文化大革命多年,但对清查‘五一六’一直不清楚。为什么1967年对‘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问题已经解决之后还要清查五一六?为什么九大以后还要清查五一六?清查五一六是怎样进行的?为什么专案组长李震自杀?这些问题都不清楚。清查五一六是个谜。将来档案公开了,也许能解这个谜。”金春明还说:“关于清查五一六的档案在公安部。80年代我曾申请看,没有批准。” 

当然,我们说清查五一六是个谜,那是说它的背景是个谜,是说它的幕后的事情是个谜;至于台前的事情,既然清查五一六是在全国范围大张旗鼓进行的,因此是很清楚的。所谓清查五一六,实际上就是镇压造反派。这一点杨小凯早就看透了。在当局大张旗鼓地展开清查五一六运动的时候,杨小凯正戴着“反革命”的罪名在监狱中服刑。杨小凯和难友交流思想,指出:清查五一六就是迫害造反派。清查“五一六”运动是老毛从支持造反派到迫害造反派的转变。杨小凯认为,“这次迫害造反派,表面上周恩来十分积极,但发动者却是老毛。”杨小凯还说:“‘清查五一六运动’这个名称取得好微妙。‘五一六通知’是老毛发动文革的第一个重要通知,现在这个运动反‘五一六’,说明老毛要迫害他过去支持过的人。按‘五·一六’的罪状,所有造过反的人都可以算‘五一六’,但‘五一六’实际上是个并不著名的几十个人的北京学生组织,大多数人都不了解,所以当权派可以按他们的喜好任意将他们不喜欢的人指称为‘五一六’,加上‘五一六’是反周恩来的,老毛也可以用反‘五一六’来讨好周恩来。” 

那么,毛泽东为什么要转过头来,从支持造反派变成镇压造反派呢?我以为其原因也并不复杂。因为当初毛泽东发动群众造反,仅仅是为了打倒刘少奇一伙政敌,实行大清洗,一旦这个目的达到了,作为工具的造反派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又由于要树立和维护所谓新生红色政权的权威,要重新确立党的领导不可侵犯的原则,这就需要约束和禁止种种“犯上作乱”的造反行为,可是群众造反本来是毛泽东大力鼓动的,毛不好公然的出尔反尔,于是他就借助于一个莫须有的口袋罪,对造反派严加打击,以儆效尤。另外,在前阶段的运动中,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受到冲击,现在虽然重新掌权了,但肚子里都还有很大的怨气,毛泽东要安抚他们,就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出气。而这些干部自己既然不敢直接对毛表示不满,因此也就把怨气都撒在群众身上,借清查“五一六”之名对造反派反攻倒算。 

文革过去四、五十年了,可是有关清查“五一六”的背景和内幕,当局仍严格保密。这正好从反面证明,在清查“五一六”的问题上,林彪、四人帮并没有多大责任。仅凭现有的资料来看,我们就可以断言,清查“五一六”是毛泽东亲自领导的。因为倘若没有毛的发动和认可,这场运动根本不可能搞起来,更不可能搞得这么大、这么长。此外就是周恩来。周恩来应是这场运动的直接指挥者。因为正是周的几次讲话,把“五一六”变成了莫须有的口袋罪。外交部有一半人被打成“五一六”,而外交部一向是周的地盘,周对外交部清查“五一六”的情况不可能不知情。可见周下手之狠。如此说来,直到今天,当局仍然要对清查“五一六”的背景和内幕严加保密也就很可以理解了,因为它需要维护维护毛、周的形象。现在有不少毛左歌颂毛歌颂文革,无非是说毛主张“造反有理”,毛发动群众批斗当权派,可是单单是一场清查“五一六”运动就足以推翻这套说法了。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胡平特约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02132017121431.html

     
   

Back | Home | Up | Next

镇反运动小议 (2017.4.14)
近期国际外交格局的急剧演变 (2017.4.14)
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2017.4.4)
两岸关系新动向 (2017.4.3)
西藏问题答客问 (2017.3.31)
香港特首选举之我见 (2017.3.17)
是窃听还是监听?——我看奥巴马窃听疑云 (2017.3.11)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二)(2017.3.6)
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3.3)
听川普总统国会演说有感(一)(2017.3.1)
反右既非阴谋也非阳谋——写在反右运动60周年 (2017.2.16)
清查“五一六”之谜 (2017.2.13)
美墨边境围墙与柏林墙 (2017.2.7)
悼念李三元 (2017.2.6)
听川普总统就职演说有感 (2017.1.20)
打贸易战须打人权牌 (2017.1.20)
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1.5)
2017,两岸关系何处去?(2017.1.4)
川普要联俄抗中吗?(2017.1.3)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2/14/17 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