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王岐山说的民众支持率,即以多数人的意见为准。 问题是,怎样才能

确定民众支持率呢?这就需要投票,因而也就是需要民主了。可见,只有民主

选举才能赋予一个政权的合法性。需要强调的是,民主选举必须建立在信息的

自由交流即言论自由之上。共产党毕竟是现代社会的产物。它不敢公开否定

民主选举这种形式,但是它却禁止人们发表不同政见,禁止人们自由辩论,

甚至禁止人们独立参选,这就使得选举徒有其名,使得民众沦为表决机器。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简评王岐山有关中共合法性论述

胡平  2015年9月11日

 

国内《澎湃网》911日发表文章,称“中共话语体系获重大突破:最高层首次明确论述'中共合法性'

 

文章说,99日,王岐山在京会见一批外国政要和知名学者。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在当天的报道中,对王岐山在谈话中有关执政党合法性问题颇为着墨。910日晚,微信公号“学习大国”刊文认为,此举为中共话语体系的一次重大突破,系中共最高层领导亦即政治局常委以上,首次论述中共的合法性问题:执政党能否合法执政,归根到底在于政绩和民众支持率。

 

这篇文章认为,王岐山谈话不再回避“合法性”这一概念,所释放的信号彰显中共执政自信,蕴含着深刻的危机意识、忧患意识,切不可沉湎于“打天下就能坐天下”的陈旧观念。王岐山说:“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源自于历史,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办好中国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

 

按照王岐山,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来自:1.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2,政绩。3,民众支持率。

 

现逐一点评:

 

1,中共无非用武力夺取了政权而已。这不能叫做历史的选择或人民的选择。否则,你是不是要说,370年前,历史选择了大清朝,广大汉族人民选择了满族统治者呢?

 

一个集团用武力成功地推翻了旧政权,建立了新政权。这并不能自动赋予新政权合法性。抢到了天下的就是王,抢不到天下的就是贼,这恰恰是违反合法性概念的。按照合法性概念,一个用武力取胜的政权只是一个临时性的过渡性的政权。它的合法性有待通过选举来证明。中共政权是用武力建立起来的,它至今仍然没有通过选举这一关,因此它至今仍然不具有合法性。

 

2,关于政绩合法性。

 

我们不能以所谓政绩作为判定合法性的标准,政绩合法性根本不算合法性。

 

第一、以政绩确定合法性,违反合法性的本义。美国政治学者、中国问题专家白鲁洵(Lucian  W. Pye)说得好:“没有一个政权愚蠢到把成功的政策作为其统治合法性基础,因为合法性的本质就在于它不管实行了怎样有偏差的政策而仍旧承认这个政权。”好比婚姻的合法性,如果不经双方同意(在古代则需双方家长或监护人同意)以及办理一定的手续,单单是因为男方对女方做出了一个合法丈夫所应该做出的某些事情(有了政绩),那决不等于双方就具有了合法的婚姻关系。否则,强奸、霸占和婚姻还有什么区别?反过来,一对合法的夫妻,即便一方未能很好地完成丈夫或妻子的应尽之责,只要未经过必要的程序解除婚约,该婚约的合法性就依然存在。

 

第二、权力的合法性首先取决于它的来源,而不是取决于它的内容。恰如任何一项特殊命令,如美国学者丹尼斯.(Dennis H.Wrong)所言,“不是它的‘内容’,而是它的‘来头’赋予它以合法性。”在世袭制下,权力的合法性来自血统,来自世袭;在民主制下,权力的合法性来自选举,等等。

 

为什么不能用政绩来确立合法性呢?道理很简单。首先,对任何权力而言,确定其是否合法乃是使权力得以正常行使的前提(强行运作的权力不是权力,只是暴力),而判定其政绩优劣却只能是权力行使一定时期之后的结果。我们如何能够用后果去确定前提呢?单单从时间的先后来说,这就是办不到的。换言之,权力的合法性一定是在权力做出政绩之前就必须确定的,所以,政绩决不可能成为权力合法性的根据;所以,决无所谓“政绩合法性”。

 

另外,对政绩的评价必定是见仁见智,人言人殊,各执一词,众说纷纭,那么,究竟应该以谁的评价为准呢?

 

这就是第三,王岐山说的民众支持率,即以多数人的意见为准。

 

问题是,怎样才能确定民众支持率呢?这就需要投票,因而也就是需要民主了。可见,只有民主选举才能赋予一个政权的合法性。

 

需要强调的是,民主选举必须建立在信息的自由交流即言论自由之上。共产党毕竟是现代社会的产物。它不敢公开否定民主选举这种形式,但是它却禁止人们发表不同政见,禁止人们自由辩论,甚至禁止人们独立参选,这就使得选举徒有其名,使得民众沦为表决机器。

 

我在《论言论自由》里讲过:“一个政权只有在符合人民愿望时,才有存在的理由。这就必然要求,最起码的,人民可以毫无顾忌地表示对这个政权的真实态度,换言之,这个政权就决不能禁止人们发表反对自己的意见。一个有权禁止一切反对意见的政权可以担保永远被‘人民’所拥护,因为它把所有反对自己的都排除在‘人民’之外。请大家想一想,如果一个政权宣誓要忠于人民,但是究竟谁算‘人民’,谁不算‘人民’,又必须由这个政权自己来划定,而它正是以别人是否拥护自己为标准,这不是一种赤裸裸的循环论证吗?假使这套逻辑可以成立,天下就没有一个不受‘人民’拥护的政权了。由此可见,一个政权,只有在充分实行言论自由的前提下,获得了多数人的支持,它才能证明巩固自身是正当的。这也就要求,我们在巩固一个政权时,无论如何也不能搞到禁止反对意见自由发表那种地步,一旦搞到那一步,我们就失去了巩固这个政权的最后根据。”

 

可见,政权合法性的问题首先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中共政权一直打压言论自由,所以中共政权根本没有合法性。

 

——《纵览中国2015.9.11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56485  

关键词: 王岐山 中共 合法性

     
   

Back | Home | Up | Next

年终回顾:2015年中国外交态势 (2015.12.28)
想象力的极限还是存在的极限 (2015.12.23)
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六)(2015.12.15)
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五)(2015.12.15)
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四)(2015.12.07)
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三)(2015.11.16)
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二)(2015.11.10)
中国经济改革述评(之一)(2015.11.02)
中共的“剥夺政治权利”附加刑公然违宪和侵犯人权 (2015.12.10)
从阿马利克的《苏联能存在到1984年吗》谈起 (2015.11.26)
把对等进行到底——盘点习马会 (2015.11.12)
从李嘉诚、任志强看中港企业家的生态环境及其应对 (2015.11.2)
习马会后:假如某大陆邦交国表示要和台湾建交…… (2015.11.8)
习马会:台湾争取大陆接受对等地位,一中两府即两韩模式 (2015.11.6)
点评关于习近平访英的两个段子 (2015.10.30)
异议运动与民主运动 (2015.10.27)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读陈冠中《建丰二年:新中国乌有史》(2015.10.16)
女儿如何被洗脑 父亲如何反洗脑——读齐家贞《黑墙里的幸存者》-3 (2015.10.12)
女儿如何被洗脑 父亲如何反洗脑——读齐家贞《黑墙里的幸存者》-2 (2015.10.12)
女儿如何被洗脑 父亲如何反洗脑——读齐家贞《黑墙里的幸存者》-1 (2015.10.05)
写在占中一周年 (2015.10.1)
中国当代史难在事实与解释 (2015.9.20)
从商业部长王磊丰泽园吃饭没给钱说起 (2015.9.20)
中國病毒這個問題攸關中國和人類前途 (2015.9.20)
有如此恶劣的手段 就不要再奢谈什么美好的目的——读戚本禹《回忆江青》有感 (2015.9.17)
简评王岐山有关中共合法性论述 (2015.9.11)
习近平行“左手礼”是不是小事 (2015.9.11)
张春桥的《狱中家书》怎能比葛兰西的《狱中札记》(2015.9.8)
为何周恩来与朱德都死在毛泽东之前?(2015.9.4)
邓小平九二年南巡讲话为何被篡改 (2015.9.2)
美国对华政策何处去 (2015.9.1)
从对比中美生活差异的一句话谈起 (2015.8.21)
习近平敲打团派 意在阻止胡春华接班 (2015.8.17)
在大纽约地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5.8.15)
结束老人干政与强化个人独裁 (2015.8.10)
现在中国民主转型的机会比89年更小 (2015.5.5)
习近平大讲政治规矩意在获取独裁权力 (2015.8.5)
知青运动理当否定 (2015.8.3)
两种流放 -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许知远 (2015.7.17)
台湾大选书写历史 (2015.7.20)
“一中同表”之我见(下)(2015.7.15)
“一中同表”之我见(中)(2015.7.14)
“一中同表”之我见(上)(2015.7.7)
有了责任,就有了责任感——从电影《十二公民》谈起 (2015.7.10)
阅读布罗茨基 (2015.6.26)
从周永康与薄熙来的庭审差异看中共政局 (2015.6.19)
周案落幕 打虎告停 纪委削权 内斗方酣 (2015.6.13)
评留学生“六四”公开信与《环球时报》社评——纪念“六四”26周年(下) (2015.6.12)
评留学生“六四”公开信与《环球时报》社评——纪念“六四”26周年 (上)  (2015.5.29)
习王打虎受阻果不其然 (2015.6.5)
简评中共当局《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白皮书 (2015.6.1)
回顾八十年代的自由化浪潮——纪念六四26周年 (2015.5.25)
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5.5.18)
反思文革、反思共运的新课题——从《五七指示》谈起 (2015.5.15)
点评王岐山4.23讲话 (2015.5.14)
习仲勋和恐惧的自由主义 (2015.5.12)
不肖子习近平 (2015.5.4)
中国政府并没有一套针对美国的“百年马拉松” 秘密战略 (2015.5.2)
又一个“中国特色”-超多的非婚生子女 (2015.4.30)
罪恶黑幕揭开一角(下)(2015.4.27)
罪恶黑幕揭开一角(中)(2015.4.27)
罪恶黑幕揭开一角(上)(2015.4.7)
从“行贿日记”看中共反腐 (2015.4.17)
不要把习近平想得太复杂 (2015.3.26)
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 (2015.3.24)
“反党集团罪”重新出笼 (2015.3.20)
《穹顶之下》:从热放到冷藏 (2015.3.16)
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看柴静的《穹顶之下》,我想到郑义的《中国之毁灭》 (2015.3.6)
小官如何成大贪 (2015.3.9)
习近平、王岐山“不信邪”到底是什么意思 (2015.3.3)
邓力群去世与当前中共意识形态状况 (2015.3.2)
邓力群在历次反自由化运动中都扮演了急先锋角色 (2015.2.11)
反思占中(二)(2015.2.20)
反思占中(一)(2015.2.6)
是迫在眉睫、势在难免了吗?(2015.2.9)
试论作为民主活动政治家的陈子明——追思陈子明(上)(2015.2.2)
试论作为民主活动政治家的陈子明——追思陈子明(下)(2015.2.2)
王立军推倒了第一张骨牌——写在王立军夜投美领馆三周年前夕 (2015.1.26)
重读赵紫阳5·17书面讲话——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下)(2015.1.23)
重读赵紫阳5·17书面讲话——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上)(2015.1.9)
不应指望89年的赵紫阳去当91年的叶利钦 (2015.1.20)
呼吁当局尽快释放于世文等人 (2015.1.12)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9/12/15 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