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迂回生产?不是直接生产消费品,而是生产用来生产消费

    品的生产手段生产工具,就叫迂回生产。下河捞鱼,这是直接生产消

费品;编织渔网,这就是迂回生产。                       

        庞巴维克认为,资本主义生产就是首先通过制造生产手段,然后

    通过生产手段再去制造我们需要的财货的迂回生产。这种生产方式虽

然延长了整个的生产过程,但是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       

Home 专著۰文集 時事۰縱橫 广角۰视频 影像۰生活 搜索۰回馈

   

Back | Home | Up | Next

   

【時政۰观察】选择更多年

 

 

 

 

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纪念庞巴维克(1851-1914)逝世100周年(三)

胡平  2014年10月6日

 

1Bawerk.jpg

奥地利经济学家庞巴维克。 (维基百科)

如前所说,由于人们认为现在财货比未来财货更有价值,利息便是来自两者之差。那么,为什么人们对现在财货的主观评价要比对未来财货的评价更高呢?按照庞巴维克,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1,人们普遍存在着偏重现在、低估未来的倾向。庞巴维克认为,“我们经验中最重大的一个事实是,我们不太重视未来的欢乐与痛苦”。因为和现在的欢乐与痛苦相比,我们对未来的欢乐与痛苦缺少切身之感,因此显得遥远、模糊,起码是不够强烈。

想当年我们在大食堂搭伙。每到开饭时间,大家蜂拥而入,每个卖饭的窗口都排起了长队。见到有人夹塞,小张忍不住喝道:“不准加塞!”旁边老张悠悠地说:“让他夹吧。先吃先饿。”

大家一听都笑了。夹塞的人,本来明明是在占大家的便宜,这么一说,倒像是吃亏了。岂不好笑。那么,“先吃先饿”这话对不对呢?当然对。可问题是,人家先吃先饱啊。先吃的先饱,也先饿,后吃的后饱,也后饿。这看上去不是相互抵消,扯平了吗?不,没扯平。因为在当下,我们在乎的是先吃先饱,是先吃饱了再说,至于几小时后我们可能会先饿,现在的我们就不那么在意了。我们总是更在意现在,更在意当下,而对以后、对未来不那么在意。

又比如买房子,如果我们手头钱不多,要一次付清地买买不起,必须再攒个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才能把钱攒够,因此只有若干年后才能买。于是很多人就愿意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先交付头款把房子买下来住上再说。虽然我们明知分期付款到头来总房款要比现在就一次付清付的更多,而同样的房子,先用先坏,后用后坏,因此先买好像也并不占什么便宜,但是我们还是愿意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先把房子买下来,因为我们图的就是先住,尽管这样做会给以后带来麻烦也在所不顾。我们就是更在意现在而不大在意未来。

新出了一部好电影好书,我们都以先睹为快;新出了一种高科技的电子产品,我们都争先恐后地去购买,我们甘愿为此多付代价,宁肯排长队宁肯出高价。可见我们是多么的偏重现在。

这就是人性。毕竟,人生短暂,人生无常,未来充满不确定,因此,重要的是抓住现在,是活在当下。更不用说有些人意志薄弱,对生活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态度,沉迷于眼前,不能从长计议;或者是由于目光短浅,不会长期谋划,如此等等。

上述种种,都造成了我们偏重现在、低估未来的倾向。出于这种倾向,我们就会对现在的财货评价较高,对未来的财货评价较低。

2,通常,人们总是对未来的经济状况抱有正面的期待,相信明天会更好。

尤其是年轻人。穷孩子想上大学,交不起学费,宁可去贷款;因为他相信,如果不接受更好的教育,以后就得不到更好的工作,得不到更高的收入;如果接受了更好的教育,日后就可以得到更好的工作和更高的收入,足够连本带息地偿还贷款还绰绰有余。

另外,由于天灾人祸,人们陷入困境,这时,他就会急于在当下得到某些必须的财货以度过难关,他相信在度过眼下的难关后,未来的情况一定会好转。这样,他尤其会把现在的财货看得比未来的财货更重。象“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句话就表明,对于深陷困境的人来说,眼下的一滴水等于未来的一泉水,眼下的一滴水远远比未来的一滴水更宝贵。

当然,生活中也有些人对自己的经济状况抱负面的预期,担心未来的日子会比现在差。那么,他就会把现在的财货保存起来以便满足未来的需要,因此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现在财货的价值也至少等于,决不会小于,而可能还大于未来财货的价值。

3,第3个原因最重要,即迂回生产。

什么叫迂回生产?不是直接生产消费品,而是生产用来生产消费品的生产手段生产工具,就叫迂回生产。下河捞鱼,这是直接生产消费品;编织渔网,这就是迂回生产。

中国有句古话,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意思是说,要做好活,先做好做活的工具。可是,你先不去做活,而是去做做活的工具,这不是耽误时间吗?不是。俗话说的好,“磨刀不误砍柴工”。一个人用手捞鱼,一天可以捞5斤鱼;如果他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去编织成一张渔网,然后用渔网捕鱼,一天就可以捕到50斤鱼。

庞巴维克认为,资本主义生产就是首先通过制造生产手段,然后通过生产手段再去制造我们需要的财货的迂回生产。这种生产方式虽然延长了整个的生产过程,但是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庞巴维克说:“作为获利手段或利息来源的资本的运用,大部分是以这一命题为根据的。”

先前讲过,过去有很多人反对利息,理由就是,钱本身不能生育,钱不会自己增值。可是根据迂回生产的理论,钱可以生育,钱可以自己增值。如果你不是把钱用来自己直接消费,而是用来投资,也就是把钱变成生产手段生产工具,然后再用这些生产手段生产工具去生产,你就会事半功倍。你付出同样的劳动,却获得了比原先多得多的收益。毫无疑问,在这里,先前的投资是有功劳的。你必须把新增加的收益归功于投资,归功于资本。钱能生钱,就是这个道理。

(未完待续)

——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 胡平特约评论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10062014140931.html  

     
   

Back | Home | Up | Next

2014回顾:中共反腐为哪般 (2014.12.26)
追思曹思源 (2014.12.19)
关于对台湾的一国两制与香港的占中运动 (2014.12.19)
2014年岁末感言——从奥巴马对中国的评论谈起 (2014.12.17)
巩固占中成果,防止失败主义 (2014.12.12)
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 (修正稿) (2014.12.8)
对“台湾九合一选举和中共一国两制”一文的补充 (2014.12.22)
从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再看中共的一国两制(下)(2014.12.8)
从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再看中共的一国两制(上)(2014.12.1)
思念曹思源 (2014.11.28)
从占中行动的“不退场机制”谈起 (2014.11.24)
如何解读习近平给安倍摆脸色? (2014.11.17)
占中退场 转变方式 继续抗争 (2014.11.14)
占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 (2014.11.10)
非暴力抗争面面谈——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的演讲 (2014.11)
解读四中全会公报:周老虎、徐老虎打不下去了 (2014.10.31)
陈子明的传奇人生 (2014.10.30)
胡平分析香港占中抗争博弈20天 (肖曼,2014.10.18)
从“见好就收,‘好’在哪里”谈起 (2014.10.17)
黑道与警察夹击 港人再遇考验?(2014.10.16)
中共現時的行為邏輯是什麼? (2014.10.14)
民运必须要有退场机制 (2014.10.14)
給佔中朋友們的六點建議 (2014.10.14)
撤,或不撤? (2014.10.10)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2014.10.3)
占中运动要见好就收 (2014.10.2)
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纪念庞巴维克逝世100周年-4 (2014.10.27)
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纪念庞巴维克逝世100周年-3 (2014.10.6)
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纪念庞巴维克逝世100周年-2 (2014.9.29)
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纪念庞巴维克逝世100周年-1 (2014.9.15)
再议邓小平九二南巡 (下) (2014.9.19)
再议邓小平九二南巡(中) (2014.9.5)
再议邓小平九二南巡(上) (2014.8.22)
在中国研究院举办的關於馮勝平上書討論會上的發言 (2014.9.8)
7.28新疆莎车事件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2014.9.9)
7.28新疆莎车事件决非恐怖袭击 (2014.9.1)
“田源呼唤邓大人”一幕严重违背历史真实 (2014.8.19)
他们活着离开人间——写在人类登月45周年(下) (2014.8.12)
他们活着离开人间——写在人类登月45周年(上) (2014.7.22)
中国特色恐怖主义的六大特色 (2014.8.11)
评“新疆重奖围捕暴徒群众” (2014.8.4)
周永康会免于刑责吗 (2014.8.1)
中共高层权斗趋向丛林之战 (2014.7.15)
中共有超强的自我纠错能力吗——与杨奎松、周濂商榷 (2014.7.11)
中国改革的歧路 (2014.7.8)
行贿与拼爹 (2014.7.4)
从网络上的恶性争斗谈起 (2014.6.27)
6.21新疆叶城事件绝非恐怖袭击 (2014.6.23)
高级黑:习近平叫家人退出投资 (2014.6.23)
“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下) (2014.6.16)
“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中) (2014.6.9)
“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上) (2014.5.26)
从《归来》的冯婉瑜联想到林昭 (2014.6.13)
不仅仅是遗忘,也不仅仅是记忆——纪念六四25周年 (2014.6.4)
要抗争不要等待——纪念六四25周年 (2014.5.29)
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 (2014.5.30)
2014北京六四纪念会风波 (2014.5.19)
四中全会若提前召开——表明习近平处境不妙 (2014.5.16)
追思陈一谘 (2014.5.13)
乌市爆炸案真相未明 官媒报道疑窦丛生 (2014.5.6)
从乌鲁木齐火车站事件谈起 (2014.5.2)
从禁止留胡须与穿罩袍谈起 (2014.4.28)
專制權力翻臉最有任意性 (2014.4.24)
比蹊跷死亡更蹊跷 (2014.4.21)
也谈红二代的使命感(下) (2014.4.18)
也谈红二代的使命感(中) (2014.3.21)
也谈红二代的使命感(上) (2014.2.21)
周永康事件的现状与走向 (2014.4.14)
从昆明事件谈美国911 (2014.4.7)
占领立法院与公民不服从 (2014.4.4)
台湾反服贸抗争与八九六四没有任何可比性 (2014.4.1)
“新冷战”?克里米亚危机中的中国动向? (2014.3.31)
呼吁台湾学生见好就收转为正常方式抗争 (2014.3.24)
从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事件谈起 (2014.3.20)
谈谈东马的移民自主权 (2014.3.18)
澄清一种对“民族区域自治”的误解——与刘军宁博士商榷 (2014.3.10)
张春贤为“严打”辩护说明了什么 (2014.3.7)
从昆明惨案谈中国的恐怖主义 (2014.3.3)
从非法出入境的非罪化谈回国权 (2014.2.17)
习近平的反腐败遇到了大麻烦 (2014.2.10)
为什么卞仲耘之死成了悬案 (2014.2.7)
林昭研究:林昭为什么写思想检查? (2014.2.3)
恐怖平衡不复平衡 中共内斗日趋白热 (2014.1.24)
习近平的权力有多大?(2014.1.22)
中国民众究竟怎样看待毛泽东? (2014.1.17)
呼吁国际社会给中共的“反恐”加上引号 (2014.1.10)
从周瑞金捐款1200万谈起 (2014.1.6)

【時政۰观察】选择

【读书۰评论】选择

专著۰文集 | 時事۰縱橫 | 广角۰视频 | 影像۰生活 | 搜索۰回馈

   

last updated 07/20/16